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雅少、墨尘音、侠菩提、邃无端、杜伤怀、皇旸曜雪、地冥、奇梦人、黑发君奉天、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文野】愚者·賢者 其五


   稻草人之詩    錯亂   相會和時鐘碎片

  再次回到八幡總部對芥川而言,對此並不意外。甚至是之後那人對自己的承諾也絲毫不驚訝。而至於「人虎」,芥川似乎稍稍明白了原因,但並不表明他會選擇接受。“...結社的情況就是這樣...”在部長室,芥川龍之介講述著他所見的每一件事,末了,拿出一封信函交予森鷗外的手中,“太宰先生說這是一次舊友的私下會面,希望能夠得到您的授權。”華麗的裝飾讓信函成為一件藝術品,而其中的名字,卻不得不讓森鷗外酌情考慮,即使...看似毫無關聯。

       ……………………………………………

  有些時候,與其追尋、不如等待。江戶川亂步收拾起自己僅有的衣物來到公館,無視公館主人苦惱的神情,徑自坐在了長椅上,拿起書本翻閱了起來。“你似乎寫的不錯,怎麼?要不要拿給太宰君看看~”"給他看了,也只會說我並不適合這樣的工作吧。"青年苦笑著拿回亂步手中的書本,轉而遞給他一本詩集。在得到亂步無奈的神情後,轉身走進了最深處的房間。
  “最後,連八幡都讓你厭倦了嗎?”

  中原中也離開八幡所在的建築時,在巷口處難得看到芥川以嚴肅的表情回到總部,“也就是說,芥川已經知道了吧。”想起自己曾對離開之前的太宰調侃,若是在此時離開,不論原因為何,再度相遇時終究無法再理清過往的種種這樣的話語,雖然只是玩笑,但最後卻成為了事實。“但你其实早就清楚了,所以...”逐漸變輕的字句消散在空氣中,伴隨著邁進總部內的芥川,逐漸升起一絲悲哀。
  中原中也無法對那種感覺進行形容,是該稱為高興還是憤怒,亦或是久違的溫暖...
  公館內,象棋移動地清脆聲湮沒在來者的腳步聲中,“帽子君,今天有陳釀的紅酒,怎麼,高興吧~”隨著更加清脆的聲音想起,青年的神情愈發顯得玩味起來,中原中也忽略青年打量自己的眼神,徑直走向自己的位置,拿起桌上的紅酒倒入杯中,“Boss已經接觸結社了,你認為只憑一分為二的情報就能達到目的了嗎?”甚至連對自己最憧憬的少年也...
  “敦君的話,明白自己的覺悟是什麼,所以...”青年靠向椅背,伸了個懶腰對此興致缺缺,“今天,難得重聚的日子,你們都需要彼此交換情報吧。”特指的人稱‘你們’,“遲到了三分鐘,坂口安吾君。”隨著青年最後的字句落下,中原中也怔愣地看著出現在眼前的人,坂口安吾。  “沒想到你還在,”中原中也對他這麼說自己的出現已然不感冒,但仍舊覺得有必要回擊。身著棕色西裝的男人感到自己有些頭疼,扶著額頭坐在正對江戶川亂步的位置,“雖然很想感謝你對我的幫助,但是,遲早會出事的。”坂口安吾拿出公文包中的一疊文件,推到亂步所在的方向,“下一次估計我就無法出現在這裡了,這些,對你而言足夠了吧。”坂口安吾推了推眼鏡,註視著未曾看過自己一眼的青年。
  “嗯,這些的話到你下次來為止剛好。”江戶川亂步瞥了眼桌上的文件,而後起身將其拿起,一邊踱步一邊翻看。而坂口安吾也和中原中也開始時隔多日的唇槍舌劍。陳釀的紅酒在杯底晃動著,下一刻傾倒入品嘗它的人口中。
  所謂的交換情報,也不過是介紹最近的處境而已,但本質都是一樣的。比如靠近大洋欲將發射的導彈、臨時政府的明爭暗鬥、亦或是關於某個組織的動向...種種信息在二人之間交流、共享。江戶川亂步看完最後一頁,隨手扔在了桌上,“坂口君,下次的見面地點不會在信函中出現,”背對著坂口安吾,青年的聲音嚴肅起來,“只要你們接到邀請函就好。”得出解決的方案後,江戶川亂步從中原中也的手中拿過紅酒一飲而盡,無視後者的不悅,回到長椅上,繼續擺弄著象棋。
  時鐘上,指針緩慢移過表面,發出細微的聲響。
  相比匆匆離去的坂口安吾,中原中也離去時註視著公館深處,“亂步,這裡...”  “這裡的主人是個深入簡出的怪人,嘛,至少不需要你擔心。”

        …………………………………………
 
  “江戶川亂步,好久不見。”保險栓撥動的聲響伴隨著冰冷的槍口抵住青年的後背,“不反抗嗎?”聲音的主人透著一絲不耐,“我來索取你的性命了。”
 

评论
热度(1)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