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7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温默温】风舞缥缈

神蛊温皇X默苍离  无差
原剧设定   ooc有   私设有
角色属于金光

他说他名孤鸿寄语默苍离。
他道他是万军无兵策天凤。

直到神蛊温皇见到默苍离之前,于《羽国志异》书中的策天凤其人,神蛊温皇通过实地调查、寻找当事者,已将其描绘出了大概。
血色琉璃树下,那道青衣人影成为神蛊温皇日后审视智者的尺度,无一例外。而本人却似毫无察觉,抑或心知肚明:方向不同的同一种人,足以如那铜镜映照,一览无遗。

“小心游戏要了你的命。”琉璃树下,温皇闻言转身迫近了早已转身背对着的默苍离。相比起赤羽,紧守重点的默苍离纵使不入局也是一个很好的交流对象。
“耶~游戏就需要逼...

6 14

【砚缜砚】边关与萤火 (下)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金光

其四
经关外一行后,砚寒清才明了误芭蕉对自己所言照顾殿下的用意,关外教学、锋王殿下所拿的书册,看样子自己的表妹也出力不少,甚至...砚寒清摇摇头,告诉自己想太多只会招致麻烦,毕竟,前车之鉴记忆深刻。
“砚寒清,你可知此话用意?”营帐内,北冥缜询问着送来食膳后逗留的砚寒清。年节已近,边关除必要的守卫士兵,大多数都被北冥缜以今年事务繁忙,军士亦付出不少辛劳为由命其回家休息,顺便与家人一起共赴年节。所以,边关如今显得着实萧索。砚寒清秉持着试膳官的本职试完菜后,转身看向拿着书本向自己讨教的锋王殿下。哎...早知如此,还不如推诿来的好,但...恐怕为时已晚。
自那一年的事端以来,...

10

求帮助

想注册36雨,结果注册是注册了,却收不到激活邮件T﹏T,希望有好心的大佬帮帮忙,激活账号(:з」∠)_36雨上有好多文啊,再次哭泣。

7

【砚缜砚】边关与萤火 (上)

砚寒清X北冥缜  无差
伪·平行   各种私设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金光

【照亮我前进的光,在太阳升起之时,悄然隐去。】

锋王北冥缜作为太子的资质并不是最好的,但却有着足以让他人交付真心与之相交的魅力,虽然本人并没有这种自觉。经此一役后,他变得不在锋芒毕露,为人也圆滑了些许,但在边关,总归还是少数人能够感受到这种变化,毕竟边关治军,还是严厉些的好。
海境动乱方止,百废待兴。砚寒清秉持着做一条咸鱼的鱼生,拒绝了师相与鳞王的招揽,在太医令悠闲的做自己的试膳官。虽每每被右文丞前来打扰,但总归日子还是蛮咸鱼的。砚寒清对此很满意。

其一
动乱结束一年后,在皇城...

2 11

诗词

              朝夕去·春
酉去戌至春争艳,今夕复朝年。
鹊燕报春阖家嘻,点烛奉宗亲。
聆,鞭竹声声迎新来。
喜,蓬莱阁上舞尽夕。

1

【跨棚拉郎】菩提树下众生悲,琉璃树上往生累


赮毕钵罗X俏如来
清水  无差      上一篇后续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霹雳金光

赮毕钵罗并不总在妖市,偶尔他会去天净沙、论剑海看那一树菩提。兄长以自己的布置,完成了自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接续。偶尔,他也会迷失在禅音中,开启下一段机缘。
史家人的责任,因琉璃树下一位前辈的提点,俏如来开始着手对抗西剑流与叛徒史艳文。还俗的僧者在林中细细推演局势,因断断续续的梵音停下了脚步。是讲述佛法的佛者。离开寺院已久的俏如来有一瞬间怀念起大殿佛香的味道。

【遇·因】
赮毕钵罗的装束不似任何他所熟悉的修佛打扮,更像是迷路在此的异域人。俏如来推...

3 13

【跨棚拉郎】一叶一菩提,一树一琉璃


侠菩提X默苍离
清水  无差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霹雳金光大家庭。

——那是一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相遇的故事。偶然、巧合、因缘。

彼时的墨家钜子还未名为默苍离、策天凤、神弈子,甚至还未成为墨家钜子。如同现今的武林盟主俏如来一般,只堪堪拜其为师而已。但他却不是俏如来,纵使多情却又过于理智冷静与聪慧。

墨家十杰,一枝独秀。
  【A】
尚贤宫,九算的心机算计沉沉浮浮,墨家、光明。自己的师尊,钜子只是微微一笑,太过不切实际不是吗?是,少年应答着,仿佛预见了未来。

九界很大,但不过如此而已。师尊的话犹然在耳,随着书页的翻动隐匿在记忆深处。佛国的禅音自远处而来,似要是解脱众生...

15

诗词

        无常·自然
寻风,看雨,听雪,落无声。
觅迹,无踪,追影,何匆匆。
夕霞日渐升,桓宇雾朦胧。
殇水东逝去,覆艳残飘零。
鸣啾徒惊哦,一步一蹉跎。

1

人物对话 其三

聆鸣楼主会友
青绸束发以玉为冠的公子,是近些时日人们私下讨论的人物。只一柄扇,就将闹事者悉数摆平,传闻他是高人之子,又传他是某一位入世的高人。
秦假仙奔波于武林道上,听闻此人此事,也不禁起了兴趣。
业途灵,我们就是看看这新出的风云人物究竟是何许人也。老小,走。

高雅之所聆鸣楼,琴瑟声不绝、笛萧声不减,幕纱后的主人,一抚琴荡去余夏的燥热。
好友,我今有一物相赠,不知你可否乐意。
耶,好友所赠定是不凡之物,纵使不乐也不可拂了好友心意。
此物虽是不凡,但也只是不凡。好友,你以为呢?
风须臾吹动帘纱,而后一片寂静。
这是...你...相传此物消失已久,最后的传闻也只是南海之滨,为何?
对面的人不言语,执起杯盏一饮而尽...

诗词

             夕年元日诵
旦夕日将行,复年又始。
明月映人心,阖家自欢乐。
我愿世间朋心至,如意年又年。
再复元日祝亲友,吉上吉。

1
 
1 / 9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