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川聖

圈名圣川,伪·写手... aph博爱党
文野入坑...
我并不知道糖中带刀,刀中撒糖有何区别

翎雪赋

三日不见,亦阳之雪。未闻天兮,红椒乱其宇。
三殇之景,断垣覆雪。焦冬寒天,青衫行路歧。
漫其漂兮,零落干红雨。铮铮长剑,此情何处寄。
 

2

【文野】愚者·賢者 其五


   稻草人之詩    錯亂   相會和時鐘碎片

  再次回到八幡總部對芥川而言,對此並不意外。甚至是之後那人對自己的承諾也絲毫不驚訝。而至於「人虎」,芥川似乎稍稍明白了原因,但並不表明他會選擇接受。“...結社的情況就是這樣...”在部長室,芥川龍之介講述著他所見的每一件事,末了,拿出一封信函交予森鷗外的手中,“太宰先生說這是一次舊友的私下會面,希望能夠得到您的授權。”華麗的裝飾讓信函成為一件藝術品,而其中的名字,卻不得不讓森鷗外酌情考慮,即使...看似毫無關聯。

 ...

随笔

  太阳总会在最后一日陨落,因为终将会结束。
  它所带来的光阴,是美好而纯粹的。某种意义上,身为“太阳”的它自身即是残酷的。
  致太阳,美好而光辉的代表,残酷的代行词。
  那一日燃烧的背阴,即将称为流星。
  留下的终究是幻影,取而代之的是永恒的无。

  致太阳,依旧“活”在当下。
 

1

【文野】愚者·賢者 其四


  錯亂的迷宮    真實    未亡人

  不知何時開始缺席的第三人,縱然如此,青年依舊依習慣將地址未明的信函送上,“徒增悲傷果然適合你。”最後,八幡的幹部只記得這句挖苦自己的話,而尋找的時機和僅存的動機也早已湮沒在紛亂中。而後,隨著某人的擅自離職一切變得不可收拾。
  ——你在期待著嗎?
  江戶川亂步合上書本,伸手去拿桌上的甜點,肆意任性的任由中原中也在屋內走動,“帽子君~要宣洩情緒最好找你的搭檔,今天我就不奉陪了。”眼前的青年繼續看著書本,不發一語。  “...你在期待著什麼?”...

2

【文野】愚者·賢者 其三


  可悲的小丑      猜疑     異能力

  “中島敦與芥川龍之介嗎?”福澤諭吉低吟著二人的名字,收在衣袖中的手莫名的攥緊,熟悉音節與描述和記憶重合,真是敗給他了。
  “太宰治,既然由你引導到這兒,就由你負責。”離開衣袖的手扶上腰間的刀柄,咔噠。
  “社長,這樣好嗎?”國木田推了推眼鏡,手間的《理想》手賬已經早已添上時刻注意的事項,不過...社長...  “身份的事情太宰已經和我說過了,現在的重點主要是周邊的防衛,組合,恐怕已經開始行動了。”

 ...

3

【文野】愚者·賢者 其二


斷掉的時鐘     繃帶     書冊與黑貓

國木田獨步神情不悅的拉著被自己稱為「自殺愛好者」「繃帶浪費裝置」的黑髮青年,走向早已化為廢墟的街巷,而始作俑者依然微笑著看著自己,“國木田君,一直皺眉頭的話可會使你更可怕哦~”太宰治說著的同時試圖掙脫束縛,不出意外的看到了搭檔頭疼的表情,“太宰,有些時候我真的希望你的自殺能夠成功。”聽聞此言的青年活動著手腕,“那就承蒙國木田君的話,自殺成功。”
作為結社中的一員,每個人都有著不可動搖地信念與存在於此的理由,而危險也伴隨其中。“看樣子到回去之前有不得不接待的客人呢~”“嗯...

1

小谈一首

                   烟花巷
云舞仕女描棱上,琴瑟伤。酒酌欲探朱红妆。
但却泛舟行湖上,流水觞(殇)。独尽天涯苍茫。

2

闲谈叙事

               其一·长虹落日
疏星兮见月明磐,残晓破干澜。
任东风,书残轴,仗义剑下谁做囚。悠悠百千洲。
长虹兮千山纵湖月,绿荫蒙长洲。
凭栏阁,笑语迟,世间无我声声止。瀚海百丈尺。

              其二·千古留名
夕之景,断壁望残阳。
秋风落,伊人何处着。
我自空憔悴,巢鸠依碧枝。
万...

琅琊记

一点朱砂百丈红,细光流影过葱茏。
顽石终成西子玉,青发待归无影踪。

思吟二首

                   

                         秋(其一)
青松石上水径流,烟波浩渺几时秋。
寒归乍暖复少日,又见白鹤立江首。...

2
 
1 / 4

© 羽川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