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雅少、墨尘音、侠菩提、邃无端、杜伤怀、地冥、奇梦人、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文野】愚者·賢者 其三


  可悲的小丑      猜疑     異能力

  “中島敦與芥川龍之介嗎?”福澤諭吉低吟著二人的名字,收在衣袖中的手莫名的攥緊,熟悉音節與描述和記憶重合,真是敗給他了。
  “太宰治,既然由你引導到這兒,就由你負責。”離開衣袖的手扶上腰間的刀柄,咔噠。
  “社長,這樣好嗎?”國木田推了推眼鏡,手間的《理想》手賬已經早已添上時刻注意的事項,不過...社長...  “身份的事情太宰已經和我說過了,現在的重點主要是周邊的防衛,組合,恐怕已經開始行動了。”

  “那個...江戶川亂步君...”身著寬大風衣的坡跟上青年,微弱的聲音仿佛下一刻就會消失,真讓人困擾啊。“建議你不要接觸太宰君比較好哦~”江戶川亂步壓了壓帽子,隨手拿起身邊人的書籍翻看起來,“很有意思的故事呢~異能力啊,我很中意。”下一秒,書頁翻動,青年消失在書中。  無謀。
  ——坡君,「白鯨」的首領真是危險的人物。
  “中島敦,『月下獸』沒錯吧。”面前的青年放下手中的資料,揉了揉眉心。‘理想鄉’啊,這個稱呼也太過輕率了些。“那個,福澤先生,有什麼事情嗎?”跟隨太宰治熟悉結社結束後的中島敦,因眼前青年的嚴肅兢懼著。“讓你們到這兒來的青年他有說過些什麼?如果只是他的獨斷專行,那可真就敗給他了。”隨著尾音,福澤勾起嘴角,一如既往的目中無人無形中讓照顧他的人很受累呢。
  “亂步先生有說過,要福澤先生集合可用的資源將結社保護起來...”福澤諭吉可以看出中島敦的猶豫,是關乎他自身嗎?“還有,亂步先生希望我加入結社,以有著‘八幡’身份的我。”真可...真是無謀的決定啊...福澤揉了揉眉心,“讓你照顧亂步真是辛苦你了,敦君。”意料之外的話語透著對話中人的無奈,也有著對自己的讚揚,“福澤先生,不介意嗎?”
  “結社會接受任何加入這裡的人,以覺悟為前提。”福澤諭吉正視著少年,如此說著,“芥川君由太宰處理,門外與謝野會帶你到房間。”說完,福澤走向書櫃,細細尋找著書本。腳步聲愈漸微弱,少年在觸碰門把的一刻停住了,“亂步先生並沒有為難我,”在那個夜晚,如同無慈悲的神明般獨斷且任性的給我指明了道路,“倒不如說,多虧了他。福澤先生。”
              那麼,現在你又在何處?

  “給你一個忠告,八幡不會輕易放過組合哦~”

  “情報已經在江戶川亂步的手裡了”愛倫·坡輕輕撫摸著卡爾的毛,掉落在瓦礫上的書本染上塵土,“是這樣嗎?”因尋找芥川而行動卻因此碰見組合的人,這可真是不美好的巧合。“那麼,現在他又在何處?”中原中也冷漠的舉起槍,黑洞洞的槍口仿佛依舊散發著硝煙,“我可不像那個青花魚,任務結束後的紅酒可是絕品啊。”
  “是嗎?就請你到天國與天父一起慢慢品味吧。”
         『紅字』

  “謝謝,霍桑先生,”青年抱起名為卡爾的浣熊,書本不知何時已然放入背包,“不過,我想之後單獨行動,那麼,下次見。”戰鬥的餘溫散發著生命的熱度,八幡,也是無法小覷的存在。

  “炫酷帽子君,”清冷的聲音自上傳出,如此訴說“再會的紅酒就拜託你了”沒有絲毫動搖“地點是‘...’邀請已經發出,不要擔心 。”
   

    ——無限接近謊言,可依舊是真實。
    ——存在即是現實。

评论
热度(3)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