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雅少、墨尘音、侠菩提、邃无端、杜伤怀、皇旸曜雪、地冥、奇梦人、黑发君奉天、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普奥】堕落世界 第一章

——真·普奥秀恩爱日常(X。

 

chapter.Ⅷ.『K』nights
  “大笨蛋先生,请停止你不安分的举动,这里是大殿,不是寝室。”
  基尔伯特比任何人都擅长让眼前这禁欲一般的青年表现出不合他身份的语言及神情。即使连缀上敬语,对基尔伯特而言,不过是害羞的掩饰罢了。
  “小少爷,国王(king)还没来,你就不要害羞啦!再说,本大爷也不想让别人看到你现在的样子!”
  青年闻言,耳根处升腾起一片红晕,拥住腰间的手也在此刻更加肆无忌惮,伸进里衣内一阵轻抚,惹得怀中人颤抖了几分。银色的发触碰着脸颊,空着的手按住青年腰间的佩剑,无法发泄羞愤的青年脸颊涨的通红,可在对方的注视中,只能归为羞愧。
  “我爱你,罗德。”

  战争并不会因和平的到来而湮灭。
  虚棋国王最引以为傲的权利制度——双骑士,在罗德里赫·爱格伯特与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的继任后,成为虚棋国一直信奉不败的愿望的具现。  他们,即不败。
 “不过,终究还是会灭亡的。”

  初秋的晨光从泛黄的枝叶间漏泄下来,投在大理石长廊白瑕的地面。青年遥望着花园里随风摇曳的枝树发呆,紫罗兰色的瞳孔里流转着复杂的思绪。“安东...已经开始准备了吧...”青年喃喃自语,透过火红色的树叶,庭院的蔷恍若映在眼中。“小少爷,今天陪本大爷去市坊,肯定会让你这个只知音乐的贵族大人大吃一惊的kesesese”不知何时出现在身旁的骑士——基尔伯特,如此对旁边的青年说道。紫罗兰色的瞳孔因话语的突然想起而回复到了往日的倨傲与无奈,真是完全无法和骑士这样至高无上的身份和他会为一谈,青年在心底不知叹息多少次后,颇为无奈的打破了基尔伯特规划好的构思。“大笨蛋先生,今天是方块国使者到访的日子。”从青年嗡动的双唇中发出好听的声音,基尔伯特自认为这足以成为自己沉溺在爱恋之中的理由。不过...“在结束之前出去不就好了☆”猩红色的双眼中透着一股自信,他轻抚般的玩弄着青年翘起的呆毛,长久握剑而磨起的茧让流连于指尖的发丝不规律的摆动。而更加无奈的情绪,伴随着基尔伯特的言行彻底充斥了青年的心房。  “如果被发现的话,这对方块国的使者可是很失礼的,大笨蛋先生。”
  所以...他口中所说的大吃一惊原来是这个意思吗?青年在会议还未结束的时候被眼前的人拉出皇宫,“啊~真是太无聊了。”在身后察觉到那人这样说时,青年不禁失笑,作为离开的借口真是太过任性了。而结果就是,自己被迫在喧闹的酒吧里为已经兴奋过头的某大笨蛋先生屡屡扶额。“大笨蛋先...”“再来一杯啤酒!”未表述完的句子就这样被打断,纵使是眼前的人青年也无法对内心的愤怒视而不见。“你也该适可而止了。”一把夺过基尔伯特手中的酒杯,青年将之一饮而尽,本就不嗜酒的他因而呛得直咳,身后传来一阵唏嘘挪掖声,可在青年看来已经不在乎了。结了酒钱,青年扶起已经乐在其中的基尔伯特,二人摇摇晃晃的走出了酒吧。
  “小少爷,不要...嗝...生气嘛,本大爷对自己的酒量可是很有信心的。”趴在青年肩头为自己刚才在酒吧里的豪饮辩解,基尔伯特吐着酒气喷洒在青年的脖颈处,惹得青年耳根处升起红晕。伴随着断续的话语,勾起了青年藏在心底的隐秘。“大笨蛋先生,我离开以后,你还会像这个样子吗...”“恩?”隐约中基尔伯特听到几个模糊的单字从身下传出,但在开口询问前,他就已经熟睡过去了。
  当二人回到皇宫的时,夜晚早已降临。而方块国的使者已经离去,差不多该是时候了吧,从虚棋国结束为期五年的体验。

  阴冷的风哀鸣着呼啸在耳边,每向前一步,噬人的气息就愈发逼近,可也只是愈发逼近这种程度。身处其中的青年没有一丝动容,可直到深入尽头,青年
久违的皱起了眉头。“这里,也被破坏了。”含着无尽悲伤的语调融入空气中,罗德里赫紫罗兰色的瞳孔里满是嘲讽,这就是自以为是的后果。青年做着近乎徒劳的补救,一点点的修复着封印。随着构筑封印的晶石亮起莹白色的光芒,四周压抑的气息瞬间得到了缓解。
  “伊丽莎白,让你久等了。”

评论
热度(8)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