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雅少、墨尘音、侠菩提、邃无端、杜伤怀、皇旸曜雪、地冥、奇梦人、黑发君奉天、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普奥】堕落世界 第一章

   chapter.Ⅴ.『M』emory
“哥哥,亚瑟它如同我们的亲人,和师父一样给予我们无微不至关爱。”基尔伯特听着马修的讲述,余光所见马修谈到那位师父与亚瑟时露出的笑容是真的开心的笑。关于这两个人的存在,因为双方都因为个人之间的原因没有过问私人的问题而一直蒙在层层朦雾中。马修语气温和的给基尔伯特讲述传说中的魔法师和他们之间的经历,阿尔弗雷德在前面带路,不时回过头插上一两句话。“亚瑟,直到我们离开时才告诉我们他的身份,很狡猾不是吗?只有我们被蒙在鼓里。”马修垂下眼帘看着地面一株株的植物,任谁都会伤心吧,离自己最近的人却拥有着使自己被迫划清界限的秘密,决绝而无可奈何。那么,你也是吗?“‘不怀好意的陌生哥哥’师父经常调侃亚瑟,至于我们会跟随师父去见亚瑟的原因则是时间到了而已,约定的聚会。”阿尔弗雷德替基尔伯特省去了提问马修的时间,直接说出了答案。
经过横在林间不算宽的溪流三人逐渐走出树林,渐渐在地平线的终点隐约可见城镇的轮廓,“hero的直觉果然没有错,前面是‘歌镇’日落之前我们争取到达!”阿尔弗雷德声音元气满满,眼睛闪着光芒,经过了两天的分餐露宿终于可以在城镇落脚对每个人而言都是最大的惊喜。脚下的草丛逐渐被破碎的石块取代,耳边树叶的沙沙声和鸟儿的鸣叫也逐渐被远处传来的乐曲声淹没。“‘歌镇’?我记得应该不是这个名字吧,好像是...”基尔伯特努力地回想地图上所标示的名称,可是...可恶!本大爷怎么会忘记!“那是格欧费茵(Gevjon)镇,途经的旅人和吟游诗人都会在那里驻足,因为它们并不属于任何国家,便以通晓过去与未来之神命名。”马修给基尔伯特讲解着名称的来历,偏头无奈的看着从急躁转为颓废的银发人一眼。耀人的阳光逐渐趋于温和,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奔波,三人来到了小镇。没有国家强加之上的规则,小镇处处洋溢着欢快的气氛,真正的自由。小镇上有人叫卖着新鲜的果蔬、乐手靠着墙轻轻弹奏,三人走进一家在木牌上绘着刀叉的店内,选了靠近窗边的位置,而点单的任务则被阿尔弗雷德包揽了。
“亚瑟并不是会做毫无预兆事情的人。”马修捧着侍者端上的热茶,凝望着窗外来往的旅人,对基尔伯特如此说道。

其实,若是让面前的人作为他们的老师才更合适吧。马修仰视着面前衣着一丝不苟的男人这么想着,跟随在师父身边游历大陆的他们不仅实现了去极北之域的愿望,同时也教导他们相应的防身术。由北往南,无论是梅花国的寒气森森还是红心国的热情洋溢...每到一个地方对兄弟二人而言都是对未知的探寻。“很有趣不是吗?”阿尔弗雷德将手中的玻璃珠抛向天空,经过阳光的照射发出斑斓的色彩。
“嗯...罗慕,你来了,他早已等你很久了。”面前的人朝后望了一眼,有些无奈的说道,“已经到了吗?我还以为要晚一些呢!”师父径直从三人身边走过,扬扬手去会见自己的老友。待师父的身影模糊了,金发碧眼的青年微笑着抚摸二人的顶发“真是可爱的孩子,罗慕那家伙没让你们做奇怪的事情吧,”因为高度的原因他的面容被阴影遮挡,让带着笑声的话语显得不真切,“如果不介意的话,让我教你们魔法吧!我可是很厉害的哦!”那人自顾自的说着,随着动作金色的头发被阳光照射的闪着耀眼的光。“可以教我们吗?”“是真的魔法吗!很厉害对不对!那么我们会成为比大魔法师更要厉害的人物吧☆”面对二人的问题,他笑而不语,但马修能够感觉到面前的人对于他们的回答很开心。“那你们就留在这里跟随我学习魔法,肯定比那家伙好。”他起身对着罗慕路斯的背影笑着说道,语气有着满满的自豪。似乎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罗慕路斯扬声道“不要教他们奇怪的东西,不然我就把你放在我特制的笼子里。”粗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透着关心与些微的不安。
“那么,请多指教了,我的弟弟。”弟弟?二人对于这个称呼显得迷茫,但在下一刻他们就明白了“从很早以前我就希望自己能有个弟弟,现在终于实现了。”那是泪珠吗?虽然看不真切,但马修确定那就是眼泪,因为这个原因吗?果然很奇怪。
    晚些时候罗慕路斯向他们告别,而这就是它们与亚瑟·柯克兰相处的开始。
“哥哥,什么事亡灵呢?”马修拿着练习魔法用的书籍,在其中一页上绘着名叫亡灵的生物,本应有介绍的那页被整齐的撕去,就连应对的魔法也没有,这让马修有些好奇。“亡灵?等你们再长大一些我就告诉你们,现在...不是时候。”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温和笑着的面庞冷了下来,碧绿色的瞳孔望着远方。阿尔弗雷德不知在哪里得到了一柄装饰古朴、写着古老文字的枪,这让本就活泼的阿尔更加兴奋,“hero果然是世界的英雄!”他听到这里和马修的反应一样,无奈但对他的宠溺更加深了。“那阿尔要保护好身边的人哦,特别是马蒂知道吗?”整理着阿尔因玩闹而褶皱的衣领,他们的哥哥对着阿尔说道,仿佛这样更能让他安心。“hero会保护好马蒂的,也会保护好哥哥的☆”听到阿尔弗雷德元气的回答,他只是摸着阿尔的头,不需要你保护我,哥哥可是很厉害的,只要保护好马蒂和需要保护的人就好,明白吗?
春去秋来,本是茂密的树林转眼间已银装素裹,但他们却并不觉得冷,只要有哥哥在,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结冰的湖面上摆放着数十个移动的经魔法控制着的粗大枝桠,用以训练阿尔对已枪法的控制,也因此不时会听到魔法击中物体的钝击声,伴随着泛着荧光的魔法阵,湖面周围一片炫丽。而就在那一年,马修从哥哥那里学到了对付亡灵的魔法,不知是巧合还是必然,只有马修才能正确的熟知吟唱魔法的注意事项。阿尔虽然也想学到,但却不得不放弃。为了能够保护马蒂,为了成为大陆的英雄必须变强,冰面渐渐地被冲击打破,也将一直映在冰面的人影打散。
二人从稚嫩变得渐渐成熟起来,离去的时间也到了。师父与哥哥走到他们面前,再次见到的欣喜与离别的不舍让二人的眼神来回在面前的人身上巡梭,那么以后再见吧,阿尔、马蒂。温和的嗓音更加温和,让二人想再一次听到那种声音“对不起啊,”哎?!“那位大魔法师就是我,不过没什么用处不是吗?亚瑟·柯克兰是我的名字。”眼前的人为什么现在才说呢?不信任?还是...因为某些原因?
“但即使是这样,亚瑟也不会是导致罗德里赫先生的失踪原因,他...我们相信他。”马修喝光了已经温凉的茶,没有去看基尔伯特阴晴不定的神情和阿尔弗雷德的狼吞虎咽,而是望着门上方的铃铛,“「妖精之语」只是用来联络的媒介,它的消失只能证明它已失去了用处,是只有亚瑟和师父才知道的事情...但果然,还是和罗德里赫先生的失踪有关...”马修的声音弱了下去,回望着基尔伯特。银发的骑士大口的喝着啤酒,没有听到的样子。那...真正的事实又是什么?
  
 “叮铃——叮铃——”风铃不住地摇晃,来人沐浴在阳光下,在店里投下了长长的身影。

评论
热度(4)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