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雅少、墨尘音、侠菩提、邃无端、杜伤怀、皇旸曜雪、地冥、奇梦人、黑发君奉天、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普奥】堕落世界 第一章

           
 
      chapter.Ⅰ『T』ranquility

“...大笨蛋先生,虽然你的提议不错,不过...既然马修会和我一起,你还是不要纠缠了,身为骑士(knight)你应该知道这是必要的礼貌。”罗德里赫整理着面前的乐谱,在桌上,是文侍官送来的文件,看来国王(king)终于开始对国家用心了。话虽如此,眼前的银发青年很明显是想和自己同去,连一直旁观的肥啾此时也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完全不想会带来什么麻烦,果然...无法置之不理。想到这里,罗德里赫不禁勾起了唇角。
盛夏已至尾声,朝阳的光芒也不那么刺眼,但他还是不自禁的向他们道歉,因为他虽然知道怎么走,可总是在付诸实施的那一刻忘掉。所以...迷路了,在离自己居所不到五分钟的路程里迷路了。马修和阿尔弗雷德明显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挥手说并不在意。
马修·威廉姆斯、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现在是王国的客人兼荣誉贵族。原本是游历大陆的旅行者,不知为什么在虚棋国定居下来,而因为阿尔弗雷德将旅途中的经历描绘成了宏大的战斗绘卷,而被人们称为“吟游诗人”。也因此导致了现在的情景。
国王召集二人明显并不是普通的讨论当前局势而已,否则他也不会派专人来送抵消息,就这样考虑着,二人来到了大殿。

阿尔弗雷德对虚棋国国王放置在水晶石宫的「妖精之语」并没有太大的好奇心,反而和他的性格有些不符。基尔伯特只是想打发无聊的时间而已,便带着阿尔来到了存放「妖精之语」的地下石宫。看着一边对陈设物的解释,骑士猩红的双眼露出讽刺与嘲笑,不过是未经证实的魔法残片而已,那个国王居然如此用心。比起这个,他更喜欢小少爷。贵族般的气质与旁人无法媲美的容貌,在初次相遇的那一刻起便吸引了他,随后又因罗德里赫眼神中的坚决而无法移开视线。他喜欢这样的罗德里赫,这样的小少爷。
午后的阳光变得不那么刺眼,基尔伯特和阿尔在花园里眺望着王宫中心处的石塔。因为地下石宫只是一个存放宝物的仓库而已,并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物,便在时针转动了一圈之后,二人来到了这里。罗德里赫去了王宫,本应在自己清闲时跑来请教剑术的卫兵此时也没有踪影,花园里也没有什么让他感兴趣的事物,基尔伯特看着逐渐西垂的太阳,询问阿尔旅行途中未曾向民众述说的轶闻,可“吟游诗人”阿尔弗雷德却没有像平日般自信的演说,而是陷入了沉思...
脱去聒噪的说话方式,沉默下来的阿尔弗雷德给人一种坚毅与沉着让人莫名的安心,如同另外一个人可并不会感到突兀。“那么...”阿尔抬起头,原本上翘的呆毛因为这一举动而左右摇晃,仿佛无处安身的蒲英花。“你知道大魔法师吗?”基尔伯特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禁笑道“大魔法师,魔法大陆有史以来最强的魔法师本大爷怎么可能不知道kesesesese”不知是否因为基尔伯特的笑声,阿尔脸上的不安有所缓解,开始为基尔伯特讲述魔法大陆人尽皆知的大魔法师的故事。“...那个人比起作为魔法师的修养,应该更接近于无理取闹的不良少年,”说着,阿尔弗雷德忿忿忿地举起手左右舞动,以发泄自己的不满,“而「妖精之语」不过是以供通讯用的信件,他对于把「妖精之语」当做神秘咒术抑或无价珍宝的人可是极为不屑,与你们相传的他彬彬有礼、待人友善完全不符,完全没有魔法师的样子...”就这样我们的“吟游诗人”阿尔弗雷德滔滔不绝地为基尔伯特科普大魔法师种种的恶劣行径和不良嗜好,让这位因魔法强大并创造出无数奇迹而已然不老不死的魔法师大人,在基尔伯特心中的形象轰然倒塌,于是他看着面前造成此事的罪魁祸首,感叹道“本大爷原来是你的泄愤机器啊...”全然没有意识到阿尔弗雷德话语中的昵称。
就这样,基尔伯特耐心的听阿尔讲完,后悔自己开始时对故事的期待。而当聒噪的话语停止时,一个温柔却又不柔弱的声音在二人身边极近的距离响起,让二人都因此受到了不大不小的惊吓。马修站在二人中间,露出了歉意的笑容,“抱歉,没事吧?”对马修的低存在感已经熟悉的二人,只是打趣为何来了不告诉他们而让二人受到惊吓,并没有出言责怪。阿尔弗雷德轻扯着马修和自己一样一如既往顽强的呆毛,如找到玩具的孩童。不过...阿尔的呆毛是上翘的,而马修则是下垂的。马修待二人安静下来,告诉基尔伯特“罗德里赫先生因为临时有事所以不能和我一起来了,似乎并不是与今天会议相关的事情,所以拜托我告知你。”基尔伯特听完只是有些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那个小少爷不会又找到了什么晦涩难懂的乐谱和歌集了吧,现在肯定在相关者的带领下走进满是灰尘的房间,然后彻夜的解读。所以说自己让他放弃骑士(knight)的身份与地位,作为一个音乐家才更适合他。

  ……………………

那是罗德里赫还未曾从战场上返回王都的事。
他回到自己的帐篷,放松了一直紧绷的神经。帐篷里简洁的陈设,还有无论在何地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小提琴让他感到无与伦比的欣慰,而后,那阵欣慰变成了微不可查的叹息。和往日的无数次一样,罗德里赫走到放置小提琴的案桌,可就是这习以为常的动作,却让他感觉到了一丝违和,有谁在这里。可任凭他在怎么试探,也无法确定出现在自己帐篷里的到底是谁。而且,恍惚间甚至觉得这里并没有人存在的痕迹。待违和感消散,罗德里赫仔细探查帐篷一周后,这才放松下来。如果是敌人肯定不会放过自己放松警惕的时机,所以...此刻出现在帐篷内的人应该是另有目的,并一直等待他的到来,而那种犹如被窥视地感觉则让他觉得不安,可他却没有因此找到那人会这样的原因。或许是出现在帐篷里的人并没有恶意,罗德里赫也就没有过多的在意。

今天,虚棋国的营地依旧响起悠扬的琴声。

                             

评论
热度(4)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