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张墨、张彤、愁落暗尘、羽人非獍、燕归人、雅少、墨尘音、侠菩提、杜伤怀、皇旸曜雪、地冥、黑发君奉天、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温默温】凤舞缥缈

神蛊温皇X默苍离  无差
原剧设定   ooc有   私设有
角色属于金光

他说他名孤鸿寄语默苍离。
他道他是万军无兵策天凤。

直到神蛊温皇见到默苍离之前,于《羽国志异》书中的策天凤其人,神蛊温皇通过实地调查、寻找当事者,已将其描绘出了大概。
血色琉璃树下,那道青衣人影成为神蛊温皇日后审视智者的尺度,无一例外。而本人却似毫无察觉,抑或心知肚明:方向不同的同一种人,足以如那铜镜映照,一览无遗。

“小心游戏要了你的命。”琉璃树下,温皇闻言转身迫近了早已转身背对着的默苍离。相比起赤羽,紧守重点的默苍离纵使不入局也是一个很好的交流对象。
“耶~游戏就需要逼命的刺激啊~”温皇不在意面前的人回答与否,摇着羽扇打量着琉璃树四周“具事已毕,不如对弈一番如何?”温皇再次回到默苍离的身旁,而青衣之人自始至终低头拭镜未发一语。许久未曾这般期待,温皇不动声色将摇扇的手转至背后,静静等待。
“吾恐会让温皇失望,”清哑的话语将出,等待的人便做出回应“若先生此言是为同意在下所意,那便不会失望。”秉承着以诚待人的温皇勾起了嘴角,“一局。”默苍离端详着镜中的像,为这段对话划下句点。

树下,一方棋盘、对弈二人。
默苍离执黑先行,落于此方右下五五之处;温皇执白后至,置于中心左下三二处。落子渐次,往来交手中,局面形势已愈加严峻。
“哈~先生可知古岳剑派百年封誉的剑者现今如何了吗?”温皇摇动羽扇,不时抬头打量树上所挂琉璃,神情也随着百转千回的心思讳莫如深起来。“武者之事吾不甚了解,既是剑者想必温皇早已知之甚详。”默苍离落下一子,神情屹然不动,只低头堪堪扫了几眼铜镜,静等温皇后续。“哈~先生何必自谦,既有心调查纵横家,不会不知晓后续吧。”对坐之人步步紧逼,棋盘之上黑白相杀。风吹动,琉璃声声,默苍离落子扣住白子棋势,便无言注视温皇。
琉璃树下,对坐二人对弈交锋,温皇吃黑进白,使得局势顿陷胶着。“人心不足蛇吞象,不是吗?”默苍离端视棋局,久未落子,眼神转至结界入口处之时,闲闲抛出未回的答复。温皇闻言羽扇不再摇动,只道“凤凰非良木不栖,先生琉璃加身此刻言语依旧犀利,不愧为俏如来的老师。”似是要将面前的人盯出一个洞来,温皇目光久久未曾偏离默苍离分毫。
一阵静默,落子声打破沉寂,“所求并非所得,得之不过云烟。温皇,在吾身上,永远不会有你所期望的东西。你,找错人了。”黑子落入中心,局势瞬变,白子围困,是为陷阱。未在言语上占得先机,温皇放眼棋局,而在堪堪转动眼神之际,擦拭铜镜默苍离的神情,却是连温皇也惊异的漠然。眼光冷冷,若那是杀手乃至剑客所有,都足以令温皇感到趣味,宫本总司亦然,赤羽信之介亦然。而在默苍离身上,却非然。世间万物皆不入眼内,铜镜所映则是万物。[墨家钜子],想到此处,温皇不禁勾起嘴角,默苍离此时抬眼对视温皇,冷冷下着断语“一十五回”说完,复又开始拭镜,不料对坐之人抓住其手腕,神情是神蛊温皇此生少有的波动。
“策天凤,吾不是痴人啊。”一十五回胜负底定,一十五回所求不得。终是局不同,求之也枉然。

第一回,白子弃势,经由埋局东山再起。
第二回,黑子乘胜追击,后方空虚。
第三回,白子断黑龙走势,直逼龙头。



第一十二回,黑子巧取白龙逆鳞,黑白双方成和局之势。
“羽国之主确实可堪大用,若非横生变故,想必假以时日,先生亦可放心传承。”温皇羽扇摇动,有意放慢落子的时机,转而重新打量起默苍离来。“温皇为吾劳动心思,默苍离惶恐。”清哑的语调不甚起伏,似连那感觉也不复存。
长久的沉默让二人底定了一些事,默认了一些事,也埋葬了一些事。
第一十三回,白子断掉黑子攻势,形成包围之像。
第一十四回,黑子围魏救赵,佯攻并举棋势顿成死局。
第一十五回,白子...
温皇无言看着棋盘厮杀,黑白双方各占对方命门却依然无法形成定局,死局反而是最容易想到的。“先生棋艺超绝,就不知先生能否亲上还珠楼让吾款待一番了。”温皇老神在在向默苍离发出邀请,后者则在棋势已成定局后便起身依靠在琉璃树上,闭目养息,似有逐客之意。
“那么,在下便逾矩了。”未曾得到答复的温皇施然起身,一步一步靠近默苍离。在温皇的手将触碰后者低垂的眼眸时,默苍离便已抬眼。赤红对上湛蓝,双方在彼此的眼神中静默着。似是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似是一天已过,温皇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终究没能把手放到默苍离的身上。

古人云:凤凰非良木不栖。可古今几人知晓那是否就是凤凰呢?

目送欲星移离去的背影,温皇终究没能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默苍离,亦或策天凤,亦或神奕子,亦或黓龙君。上官鸿信或许有他的影子,但关于那个人的一切也早已随着铸心局的结束而随之烟消云散,徒留只言片语空濛猜测。
神蛊峰,倚靠躺椅读书的温皇不禁怀念起两年前的那局棋,那名自称孤鸿寄语默苍离的惊鸿——飞舞于九天之上,纵使集数个天下第一的温皇也无法触及的缥缈幻影。

——你,找错人了。吾只是默苍离而已,一介书生,闲读四五经书,甘于平凡之人。


PS:双方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彼此的软肋与坚持,然而终究不同局。在结尾,忆起当年那局棋的温皇想必会有同两年前不同的心境吧。

评论(6)
热度(16)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