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雅少、墨尘音、侠菩提、邃无端、杜伤怀、地冥、奇梦人、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文野】愚者·賢者 其四


  錯亂的迷宮    真實    未亡人

  不知何時開始缺席的第三人,縱然如此,青年依舊依習慣將地址未明的信函送上,“徒增悲傷果然適合你。”最後,八幡的幹部只記得這句挖苦自己的話,而尋找的時機和僅存的動機也早已湮沒在紛亂中。而後,隨著某人的擅自離職一切變得不可收拾。
  ——你在期待著嗎?
  江戶川亂步合上書本,伸手去拿桌上的甜點,肆意任性的任由中原中也在屋內走動,“帽子君~要宣洩情緒最好找你的搭檔,今天我就不奉陪了。”眼前的青年繼續看著書本,不發一語。  “...你在期待著什麼?”太宰擺手揮去煙塵,打趣的話語夾雜質詢,果然不能小看他,中也理了理帽子,照例丟了一個白眼,返回總部。

    ……………………………………………………
 
  “這樣啊...”得知來龍去脈的太宰治低頭沉吟著,少年已不再是當初的鋒芒畢露,沉穩的神態使得太宰意識到自己已經離開八幡很久了,不過能見到芥川似乎還要感謝江戶川亂步...太宰治長舒了一口氣,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稱讚少年的成長。
  對芥川而言,能夠見到太宰治一方面使自己釋然,另一方面不禁對身在此處青年的疑問,為什麼?“人生需要不斷的挑戰與際遇,”青年揚臂向著前方,偏頭給了少年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看來你有一個不錯的搭檔啊。”屬於長者對後輩的關愛神情只出現一瞬間,而後化為不羈的輕浮。“「人虎」至少比你們可靠。”說著,少年掩住口鼻劇烈地咳著,這可...真是要化為幽靈了。

  “那個...”中島敦叫住了欲將離去的與謝野,猶豫著的話語脫口而出“亂步先生和福澤先生認識很久了嗎?”透过窗口的反光,少年看不清女子的表情,但自己臉上也曾出現過吧。在中島敦出神的那一刻,一個略帶愉快地聲音將他拉至現實,“嗯,亂步先生與社長是結社的核心,”與謝野偏頭理了理垂下的髮絲,言語中的笑意更加濃厚,“無論亂步先生去往何處,結社依舊有他的一方之地。”

  ——無論敦君去往哪裡,這裡依舊歡迎你。
  誰?又在何處說著相似的話?
  ——所以,向著你的目標前進吧。「    」
  最初被獲予的名號究竟是【虎】還是【獸】呢?

  “是這個樣子啊。”少年依稀覺得自己明白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因此...“芥川他會留在這裡嗎?”“這大概需要當事人與社長單獨商討,我想...至少不會使你們二人的搭檔關係破裂。”這樣也不錯啊。如此回應後的少年返回屋內,有別於八幡寢室那種沉重感,少年感覺自己在那一刻得到救贖,‘理想鄉’卻有其名。
 
  情報的一部分以郵寄的方式送到八幡總部,另一部分通過直美送到福澤的手中。不完全的情報透過二人的現狀,讓雙方都為之沉默。彼此的實力、組合的目的與否、亦或是計劃好的陷阱...
  森鷗外對著不願換衣的幼小少女無奈的歎氣,在又一次的拒絕後拿起桌上切開的糕點送往少女手中,“吶,愛麗絲,來吃糕點吧。”“林太郎這一點比較好。”含混著奶油與麵包,少女享用著。聽聞此言的森鷗外只是無奈的揉了揉愛麗絲的頂髮,眼睛的餘光掃向桌邊的文件。

    ………………………………………………

  幕布掩蓋下的房間燭火燃燒著,青年不斷的寫作著,似乎書寫是自己的全部,「未亡人」,被世間與自我捨棄的可悲之人。

 
  ——尋求救贖吧,吾愛之子。
  ——捨棄與留下,只是意義不同的相同詞語而已。

评论
热度(2)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