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雅少、墨尘音、侠菩提、邃无端、杜伤怀、地冥、奇梦人、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文野】愚者·賢者 其二


斷掉的時鐘     繃帶     書冊與黑貓

國木田獨步神情不悅的拉著被自己稱為「自殺愛好者」「繃帶浪費裝置」的黑髮青年,走向早已化為廢墟的街巷,而始作俑者依然微笑著看著自己,“國木田君,一直皺眉頭的話可會使你更可怕哦~”太宰治說著的同時試圖掙脫束縛,不出意外的看到了搭檔頭疼的表情,“太宰,有些時候我真的希望你的自殺能夠成功。”聽聞此言的青年活動著手腕,“那就承蒙國木田君的話,自殺成功。”
作為結社中的一員,每個人都有著不可動搖地信念與存在於此的理由,而危險也伴隨其中。“看樣子到回去之前有不得不接待的客人呢~”“嗯。”
『獨步吟客』      『人間失格』
異能力,隱藏在黑暗同時被畏懼的象征,是武裝結社的力量體現也是存在的理由。

“卡爾,那個人會在這裡嗎?”突兀的男聲在二人身後嚮起,帶著顯而易見的膽怯詢問太宰治與國木田獨步。“嗯~要找誰呢~”太宰治上揚地尾音透著試探,在二人處理敵對者的當下,他又是在什麼時候出現並等待。“她被稱為「膽怯婦人」...戴著無框眼鏡...”愈來愈微弱的聲音顯然未曾與人交往,捲曲的黑髮遮住雙眼,想必那眼神中多是不安...吧。“「膽怯婦人」...”國木田獨步低頭沉吟片刻,向男人搖頭表示並不知曉此人,“是嗎?如果這裡沒有,就說明已經找到據點了...”男人自語著離開二人,耳邊似乎伴隨著書頁翻動地錯覺,看樣子需要向社長匯報呢。
  “國木田君~越來越有社長的風範呢~”太宰挪掖著自己的搭檔,向著目的地靠近。

   “太宰...先生?”

久違的聲音自前方等候地少年略顯不可思議的說出,  可以想見那必定是很精彩的表情吧。太宰治徑直走向聲音的主人,“芥川君~真是好久不見了啊~”這麼說著,本打算拉住少年的手被避開,“那麼,這又是誰呢?”偏頭看向少年身後的人,清楚的察覺出顫抖與不安,“「人虎」,我們走吧”芥川拉住少年,打算轉勢離開,反而被少年拉住,“既然亂步先生讓我們到這裡肯定有他的道理,而且...”被稱為「人虎」的少年打量著依舊微笑著太宰治,再轉過頭對芥川的話語更加微弱,“如果不將心裡的想法說出來的話,芥川...你會不安吧...”說完,「人虎」中島敦就向青年介紹了自己,在耳邊響起的無數遍介紹無形中化解了芥川因少年話語的僵硬,“所以...你又在搞些什麼?”芥川意中指自己的不告而別以及在街巷等候的國木田獨步,真是愛操心呢~
  “芥川,要不要來感受一下呢?我的工作~”青年的邀請滿含深意,卻引得芥川更加不悅,江戶川亂步說的只有自己才可以的事情原來是這樣嗎?那就讓我期待後續吧。
   無聲的沉默在三人之間迴蕩,亂步先生...名為中島敦的少年所說出的名字,看樣子是江戶川亂步。不過...不曾出现的理由又是什麼?

   “對,就是你,難得我這麼清閒,要不要順路,埃德格·愛倫·坡”

   ——未知的答案,顯而易見。

评论
热度(1)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