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雅少、墨尘音、侠菩提、邃无端、杜伤怀、皇旸曜雪、地冥、奇梦人、黑发君奉天、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文野】賢者·愚者 其一

  軍備競賽、能源爭奪...本已懸于鋼絲上形勢一觸即發。   大戰爭。  
   ——活著的人即為勝者,弱者只配埋葬於泥土之中。
   ——不過是愚昧之人的下場而已。

  搖曳的燈光    槍聲    我與他

那個人的背影比任何時候都要深沉,「潛藏在深夜的黑貓」他深知一切,一切【真實】。
殘垣斷壁,隱約的殘音,二人面前即是這樣的光景。最悪,殘酷。   “這種說法稍許片面了,其實,應該被稱為‘有趣’最合適不過。”輕浮的語調帶起的話語零散破碎,無比鋒利。“但無論如何這種地方還是太危險了,連環爆炸案的真兇,怎麼想都應該讓本部出動才對。”身著制服的男子右手緊扣住槍套,不知不覺中已經泛白,“江戶川先生?”
“但是,本部已經許可了,”一如既往傲慢的笑容不屑吐露著事實,但無論如何也無法看見知性的琥珀雙眼,“因為這可是難得的對手,怎麼可能讓他逃脫呢?”   興趣,是被叫做江戶川此人行動的出發點。    “說起來敦君竟然不來呢,難得我還想讓他看看‘有趣’的東西呢。”江戶川調整了帽子的位置,使其更加壓住眼前的那一片陰影。“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是和芥川先生出任務的合適人選。”顫抖,消散在塵土飛揚中。
“……”  嗯?他似乎說了什麼,錯覺?男人再次看向眼前的古老建築,屏住了呼吸。

說起來,這裡是很有名的故居呢!他的著作我也拜讀過。  輕快地步伐迴蕩在耳邊,不真實。為什麼?還可以無憂無慮,危險難道沒有注意到嗎?
——人活著,是為了尋求救贖。
“對不起,江戶川先生,為了她的安全,請原諒我。”搖晃的燈光打下零散的陰影,破碎。“不這樣的話...” 
“不這樣的話她會死,而你會被作為棄子發配前線。”所以,你不需要道歉,上杉中尉。
上杉驚愕的望著眼前的青年,江戶川亂步。為什麼?一瞬間的脫口而出卻使得面前被槍所指的青年一陣歎息,宛如自己被世間所憐惜。而回答自己的聲音冷漠無比。
“我到這裡的理由你又知道多少呢?”嘲諷的話語席捲所聽之人,帶來陣陣惡寒。顫抖已經無法避免,驚恐。“為什麼明知如此,卻不打算不救她,她...沒有理由受到這種...”  “所以呢?”打斷的疑問突兀而殘酷,“我並非好人啊,你到底對我誤解有多深呢?”意味深長的笑容透著對無知孩童的惋惜,下一刻卻又天真起來。“下一次再見吧,上杉中尉。”

煙霧繚繞,漸漸將青年的身影隱去。上杉對著即將湮沒的背影開了一槍,垂下手臂。“江戶川亂步,確認死亡。”

“喂,人虎,這不是回去的路線,你要幹什麼!”身著黑色風衣的少年被稱作「人虎」的同行者帶領到一處還算整潔的街巷,四周迴蕩著二人的腳步聲。“芥川,就是這兒了。”芥川打量著自己的搭檔,試圖從話語行動中推測原因,卻被出現在眼前的人驚呆在原地。
“辛苦了敦君,既然人已經到齊了,那就走吧。”
本不應出現在二人眼前的青年,帶著惡作劇成功的表情出現在道路的盡頭。“江戶川亂...”  “亂步先生!”敦快步走向青年,神情很是喜悅。“亂步先生,這次又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嗎?”在芥川眼中,圍繞著亂步的敦就像無法觸及的太陽,但也僅僅如此。知道亂步與敦的關係的人中,都知道那光明之下的陰影。但知道多少,卻無法從江戶川亂步——那伴隨在身邊的人中得到答案。
“‘有趣’的事情有很多,但是敦君,”故意挑起少年的興趣,青年勾起嘴角低頭整理起少年的衣襟,將被隱藏起來的話語緩緩地告訴他“不努力不行哦~那裡可是你們的理想鄉啊。”武裝結社。只是存在傳說中的秘密組織,被青年輕而易舉的說出,芥川不禁考慮起其中的含義,卻在對上青年的眼神的那一刻自嘲起來。自江戶川亂步來到八幡總部開始,關於他的調查就沒有停止,但迄今為止得到的只是卻有其人而已這樣的情報,就如同所有的過往不存在,白紙。卻比任何時候都讓人戒備的青年。
“芥川,要探究的話在接下來才是關鍵~而且,”黑色披風被襲來的風吹起成為如影隨形的黑暗,青年扣緊帽子向著與自己保持一定距離的少年低語道“有些事情必須是你才可以。”隨後便在敦的耳邊講述起不久的事件,留下芥川思考話語的含義。

——失去意義的神秘,沒有探尋的價值。

※文中的江戶川亂步代表著絕對的中立,一切以喜好為出發點,所以善惡間並沒有明確的界限。而且對其的過去稍加改動,畢竟再以戰爭為前提的背景下,多少會崩壞吧(笑。)而中島敦與芥川龍之介會在接下來更加接近原著的性格塑造。

评论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