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张墨、张彤、愁落暗尘、羽人非獍、燕归人、雅少、墨尘音、侠菩提、杜伤怀、皇旸曜雪、地冥、黑发君奉天、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普奥】堕落世界 第一章

chapter.Ⅶ.『L』otus
  “濠镜,接下来是去红心国?”
   黑色的旅行斗篷遮住二人的身形,混在来往的人潮中走出城,而在高处看着这一切的人,眼神复杂。
 
   基尔伯特怔楞在窗前,直到隔壁响起开门的声音。如果只是偶然,那也太过巧合,仿佛在特定的时间里必然会发生的那样。罗德里赫...“你知道吗?”  “笃笃”响起敲门的声音,随后被大力推开。基尔伯特停止了思绪,转身望着声音的方向。阿尔弗雷德将门推得大开,无视了基尔伯特不解的神情,兀自坐在了床的一边。远方的号角仍没有停歇的意思,久久回荡在天际,这让房里的二人处于一种莫名微妙的境地,并不是基尔伯特对于对方的擅自进入自己的房间后不言一语的惊讶,而是对方放任这种现状沉默的态度,应该可以归为不习惯的行列。就在他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兀自说了起来,“这里已经没有罗德里赫的消息了,你认为他会去哪里?”话到最后,开始带上阿尔弗雷德独有的语气。但在被称为不祥的红色双瞳里,阿尔弗雷德却显得太过消沉,‘已经没有’基尔伯特考虑着面前的人说的话,在小镇不过停留了一天一夜,阿尔弗雷德又是从何处得知这里没有罗德里赫的消息的?直觉他并不会说出原因的基尔伯特别开脸,注视着桌上翻开的诗集。书页随风缓缓掀动,即使是在一旁注释的文字也和书上如出一辙,懂得这些文字的人或许会知道那个小少爷在哪里,不过首先应该找到亚瑟——传说中的大魔法师。
  本以为接下来会听到颇有对方风格的回答,可最终小小的沉默在二人中间徘徊,但又被打破。“...抱歉,基尔伯特”是因为无法说出的原因?亦或无法寻找的消息?走在林间小径的基尔伯特为当时的情况感到意外,任谁都有无法言明的事情,而造成如今境地的也绝非他的过错。基尔伯特挠了挠已经显得凌乱的银发,回头看了两兄弟一眼,阿尔弗雷德低声与马修交谈着,原本散发着温和气息的后者却有一种无法诉诸于口的异样感。
  
  罗莎从二人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礼貌的举止间透着淡淡的疏离,含笑的眉眼会在顷刻间变得冰冷锐利。可她无法向他人诉说自己的感觉以及...已经在梦中无比熟悉的身影。
  
  “骑士(Jack)”背后传来一句轻声的呢喃,“骑士(knight)?”基尔伯特停下脚步打量着身后呢喃着的二人。“本大爷早已不是骑士(knight)了!”宽大的旅行斗篷完全遮住二人的身形,只能得出二人纤瘦的结论。不过他们又是从何处得知自己旧时身份的,基尔伯特打量着自己的装束与腰间的佩剑,自嘲这不是很明显吗?二人察觉到了基尔伯特神情阴晴不定,淡淡的道歉话语从兜帽中传来,“抱歉,给你们造成了困扰。”清脆的少年音让听者感觉到一种纯粹与活力,不同于阿尔弗雷德近乎夸张的乐观,却很容易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别看我这样,我可曾是虚棋国万人敬仰的骑士大人啊!”对基尔伯特而言,这足以成为他向外人吹嘘的资本,但这里的外人也仅限于少数人。可预想的波澜并没有发生,他的这番话在摘下兜帽的少年二人中显得微不足道,明显是哥哥的高个子少年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基尔伯特如同谎言般的言语,只是做出愿闻详情的姿态,而在身旁应该是弟弟的少年,黑色的瞳孔里闪着点点星光,“是这样吗?”头发些微翘起的弟弟用疑惑的神情询问着哥哥,黑框的眼镜下,有着一股知性气息的少年轻轻摇了摇头,用掩藏在镜片后的眼神制止了弟弟的追问。基尔伯特看着眼前少年的微妙互动,不禁有些深受打击,“你们打算去哪里?有没有注意到身着蓝紫色外衣的贵族,他和我一样也是骑士,我们正在找他。”也许是此刻的问题引起了二人的注意,面前的少年细细打量起了基尔伯特等人,而本应不在眼神行列的马修兄弟却感觉到他们的视线,闪烁着光辉但黑色瞳孔仿佛在一瞬间变得深邃却又无法读出其中意味。“有什么问题吗?”感到不耐烦地阿尔弗雷德出声询问,却使得面前的二人宛如惊弓之鸟,如梦初醒般。“不,没什么。”知性的少年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后作出回答,然后戴上兜帽意欲离去。
  “你们,知道罗德里赫吗?”没有等到如期回答的基尔伯特抓住一人的手臂,急切地询问。也许他们知道,内心深处一个声音响起,而这也伴随着身体的行动。“他,那个人...不必担心...大概”“不必担心?这是什么意思!”基尔伯特加大了手中的力道,询问的话语也更是急切。若是他们知道的话,那么...那么...“你一定要找到他?那个人难道希望你这么做?”淡漠的语气如冰冷的尖刀刺入胸膛,闪着灼燃光芒的瞳孔无法直视。“不找到他不行,唯有他,那个小少爷...”自己信任并爱着的人,这就足矣。
  “轰隆隆——”地面迅速摇动起来,大地仿佛在嘶吼、咆哮,使得丛林深处传来阵阵鸟兽之声;“轰隆隆——”远处升起混杂着黑与灰的浓烟,遮住了半边天空,而方向正是黑桃国军队的目的地。
  怎么会...
  红色的液体从握紧的双拳里流出,滴落进脚下的土地。那里的人们、在那里生活过的痕迹以及因为虚棋国的存在而邂逅的二人产生种种点滴的回忆,都在此刻尽数崩毁。
  “这只是开端。”少年的声音冷静的令人发指,静静地注视着远方已经沦为废墟的国度。
  “...”仿佛在嘲笑自己的幼稚,基尔伯特回想起罗德里赫前往战场时告别的话语,本以为是和之前的无数次一样,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大笨蛋先生,保护好自己。
  他已经知道了所以才会这样说,罗德里赫...难道就这样放弃吗?明明已经决定要找到你,唯有你...
  察觉到基尔伯特异样的阿尔弗雷德,举起枪质问着造成现状的两名少年,“你们是谁!”可答复自己的,只是两个略显微不足道的名字。
  “王嘉龙”“王濠镜”

  
“乐园游戏结束了,虚棋国王(king)。”

评论
热度(10)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