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雅少、墨尘音、侠菩提、邃无端、杜伤怀、地冥、奇梦人、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丝路组】Fraud division

我是语言的使用者,巧妙的排列单词构筑起的话语是人们争相渴望的对象,没有人会拒绝自己的欲望。正因为如此,语言对我而已是最好的工具,完美的利刃,那被人所渴求的词汇中,混合着毒药、暗藏陷阱,人们一步步踏入其中毫无察觉。

连接东西方的漫长走廊上,流传着数不清的奇闻轶事,“东方的土地上,龙有祥瑞之称”“帝王的宫殿由金银堆砌而成”“在楼兰中,小小的店铺只为需要它的人开启”...
罗慕路斯听闻这些,心中不禁苦笑起来,在自己的国家,即使是帝王也未必能用金银建造宫殿。待苦笑过后,他开始思索起了人们所说的话:只为需要它的人开启的店铺。
楼兰作为东西走廊上的中转站,每天都因商队的到来而显得热闹非凡:沿街叫卖的小贩、橱窗内华美的丝绸与精美的瓷器...吸引着每一个到这里的人。“只是游戏而已,不要当真啦,她怎么会讨厌你呢?不要相信啊!”悄悄钻入耳朵的言语,和喧闹声混杂在一起。直觉告诉他,就是那间店铺。

漆黑的帏帐隐藏在阴影中,即使在日光照耀的中午也鲜有人发觉。『零』罗慕路斯仔细端详着挂在门帘上的字,它用丝线勾勒而成,精美又不失大气。只为需要它的人开启...
里面并没有想象中的昏暗,摆放的高低不一的蜡烛散发的光芒让整个空间温馨、舒适。而似是店主的人此刻在背对着自己看着什么。应该是看着什么,因为他(她)全身都笼罩在衣袍内,兜帽也被他(她)戴在头上,至少从外形上看,他(她)很瘦弱。
“你是这间店铺的店主吗?”罗慕路斯环视四周,问着面前的人。“请将你的手放到桌上的水晶球上”低哑的男性嗓音,罗慕路斯走到摆放着水晶球的桌上,将手放在上面。“然后呢?”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人,此刻的店主已经走到他的身旁,瘦弱、纤细,隐藏在兜帽里的面容依旧漆黑一片。“颜色”“颜色?”莫名的提问让罗慕路斯好奇,“你的颜色,你此刻看到的颜色,属于你的颜色”平静的叙述,沙哑中不带一丝波澜,“红”若是颜色的话,自己也许更加合适。
“请问您到这里有何贵干,罗马帝国的骑士”一阵沉默过后,带着冷漠拒绝的年轻男音回荡在耳边,“我只是到此的旅人...”“鲜血的气味永远无法掩盖”冰冷的陈述,是从什么时候察觉的呢?在踏入店内的短短几分钟里,又是哪里露出破绽。罗慕路斯不解的问询着,虽然蜡烛的光芒已然照亮四周,却依然无法照亮那人的神情,如同这间店铺一样。“直觉,但这次和我的感觉出乎意料的重合了”轻笑的男音优美的引人堕落。之前的冰冷与沙哑早已消失不见。
“这可真是意外,本来我只想在这里体验一下,没想到...”“你不需要它”洋溢着热情的话语被再次打断,分明无法盖过自己的音量,但却硬生生的打断了接下了的话语。“不过占卜师竟不为军人占卜,真是稀奇。”说话间手已经移向腰侧的剑柄,但又僵硬的停在那里。
泛着冷光的匕首与脖颈的肌肤亲密接触,店主头上的兜帽滑落下来,漆黑的长发从中泄出,琥珀色的瞳孔散发出令人叹息的光芒。时间缓慢的流逝着,二人未发一语。而后冰冷的触感消失,罗慕路斯静静地看着他收刀入手“你不打算接着试探吗?还是你没有足够与争斗的实力?”罗慕路斯言语中的嘲讽未加掩饰脱口而出,但他明白那人若非是认为自己没有威胁,恐怕此刻他早就暴尸荒野了,他很满意那人的身手,“我想你可以离开了,”而等待自己的只是平静至极的声音,“还是说你更喜欢刚才的游戏。”

〔那人出现在这种地方,未免太过可笑〕

至此,罗慕路斯找到了一个打发时间的场所,虽然店主似乎并不欢迎自己,但总归还是有趣的。
“哟!店主!今天有客人吗?”他走进店内,一如之前几次那样说着。而店主端着茶具从里间出来,“这里并不是游玩的场所”丝毫没有起伏的平淡声音诉说着主人的不满,早已娴熟至极的倾茶倒水使得屋内香气弥漫。不等主人将茶水尽数倒入杯中,罗慕路斯就举起茶杯一饮而尽。“还是葡萄酒好喝,这个好苦!”他用手在因苦而伸出的舌头前揮了揮,一脸烦闷。而本应生气的人只是接过茶杯,洗净后复又倒入热茶,慢慢的品着。“只有体会过的人,才能品味它的甘甜”氤氲的热气将他的面庞笼罩在朦胧中,看不清此刻的神情。
“罗慕路斯,我的名字。”不知几次的来往后,罗慕路斯在帏帐里丢下这么一句话。而就在这之后,名为『零』的店铺如同从未出现般消失在了楼兰的阴影里。
但店铺消失并不代表他就离开了楼兰,经过几天的探寻,罗慕路斯最后在一座小山丘上找到了他。“也许该称你为魔术师”罗慕路斯调笑着面前的人,眼中的戏谑不言而喻。“但这并不是你想要的答案对吗?”清冷的言语如一把利刃割开层层的伪装,完全正确、无法反驳,但更有趣。“那么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吧!不会连名字都不...”“王耀”背对着朝阳的人如此说到,仍旧是一如既往的冷漠语调。

〔我并不认为这种相遇能带给人愉快〕

“哎——你不是占卜师啊!”罗慕路斯摇了摇头,语气中满是失望。“你从哪里得知我是占卜师的,『零』是只为需要它的人所开启的。”“所以你将它关了?”亟待深入探讨的问题却只引来那人的沉默,微风吹袭着他的衣衫,发出猎猎的声响。
“罗慕路斯,要不要随我一同游历大陆?”温柔的语气,甜腻到令人沉沦的嗓音,让罗慕路斯无法拒绝。如果可以就此远离厮杀的战场,那么...  “可以吗?”试探,不想就此放过这眼前的机会。  “可以呀,但前提是罗马帝国已经就此沦陷了。”琥珀色的眸子泛着冷光,洋溢着热情的话语却似寒风凛冽,默然的审视着一个帝国的命运。
“哈哈哈,你说笑吧!亚历山大大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罗慕路斯席地而坐,对着王耀骄傲的宣示着,而内心深处的小小角落,相信着他的话语。“至少没有人会到意义不明的店铺还能乐在其中的。”眼前的人将长发扎成一束,嘴角噙着冷笑,危险而又充满诱惑力。他又是因为什么在这如同驿站的小小国家里呢?他不适合在这种地方。
“谁知道呢?你也一样吧,罗马帝国的威武骑士又是为何到这里来呢?”完全不算是回答的答案,“因为我听说这里很有趣啊!”应该就是这样吧,因为遇见了王耀而变得有趣起来。罗慕路斯一手搭在王耀肩上,哈哈笑着,太阳渐升灿烂的光芒好无遮挡的朝耀在二人身上。

“我是语言的使用者。”这是罗慕路斯最后一次见到王耀时,与他告别时他所说的。因为战线推进,罗慕路斯不得不返回罗马,“那么以后再见!”他那时又说了什么呢?看不见他的表情、听不见他的话语,大概是“以后再见”吧。

用最好的素材,使用最适当的物品
然后搭建舞台。
用最美的声音,描绘最美好的理想
舞台完成,揭开序幕。

几年后,当罗慕路斯再次回到楼兰时,它已不似往日般繁华,而王耀也最终没有遇到。
“他是恶魔吧”
“听说他蛊惑了南国的国王,最后国库的金银全被他据为己有”
“他还很年轻吧”
“好可怕,别说了”
耳边的窃语比喧闹声更令人烦躁,发生什么事了?

他应该来自东方,一个神秘的国度。
市肆人来人往,异国人的面貌即使遮挡住还是会被认出,“王耀”只知道他的名字。
“大秦的来客,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名为长安的城镇远比诗人的描写更加繁华,长衫、挽发,清秀的书卷气息扑面而来,和他一样。
“我想找王耀,他大概这么高,金色的眼瞳...”
罗慕路斯向那人描述着,不时用手比划。
“王耀吗?”
那人细细思索后,这么询问着。
“是的。”
从那人得知这里确实有王耀这人时,已是那人答应自己会找到他的第三个月。紧张与焦躁时刻伴随着他,但因此更加期待。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终于那人向自己指明了王耀的所在。

茶坊虽处在喧闹的市区,但却超然的静谧、清幽。时刻环绕在周身的氤氲茶香,让他觉得恍若仙境。
王耀放下杯盏,将几个铜钱放在桌上,他身着墨绿色的长衫,黑色的长发用湖蓝色的发带扎起,还有那怡然的样子,都时刻吸引着罗慕路斯。  “哟!王耀,好久不见!”
市肆的热闹喧哗只有亲身体验才知道那是怎样的感觉,不同于书上所写,是真正的展现在眼前。罗慕路斯瞥见王耀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你很喜欢这里啊!”“是吗?”嘲讽的口吻在热闹的氛围下不禁有些不寒而栗,他面带冷笑的面容带着常人无法比拟的蛊惑性。“对他们而言,我依然只是行色匆匆的旅人而已。”默然的语气回荡在耳边,那么...哪里才是他的归处?

〔聒噪的来访无法理解,是什么吸引了他?〕

“罗慕,我想该是分别的时候了。”即使终于找到了王耀,可最终却又是告别,上一次是自己,这一次是他。“你要离开吗?”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他早已收拾好行装,准备离开。“我可以和你一起吗?”这应算是自己最后的希翼吧,和他在一起永远都不会腻烦的。“对不起,恐怕我无法与你同行,我们就此别过吧。”温柔到溺死人的嗓音,歉疚到使人心痛的神情,看来自己果然无法取得他身边的一席之地,是错过了什么吧,关于他的,关于那家店铺的。
“那也没办法,果然我还是太过幼稚了吗?那就再见吧,王耀。”
当罗慕路斯离开长安城,准备踏上归去的旅途时,他不禁转身回望高大的城门,恐怕这一次告别,二人应该许久都不会再见了吧,他有这种预感。他的漠然和含着毒药的邀请,直至现在他所展现的嘲讽表情都深深印在了罗慕路斯的心里。然后突然间他想起来在楼兰听到的对话,然后鬼使神差般的与王耀重合在一起。不寒而栗。如果真是那样,自己的离开反而能给他带来便利吧,可不知为何一股莫名的不安萦绕在内心。他说过自己是语言的使用者,于是连自己也被骗了,「欺诈师」应该是这个名字吧,苦笑、沮丧,多日等待的结果竟是这般无情,冷漠的嘲讽自己的无知。

〔若他也依旧被表象所迷惑,那就和他人无异〕

黑色斗篷下的身影仿佛要融在黑暗之中,如同西方传说中骇人的吸血鬼,“那么,接下来该去哪里呢?”

“也许那时我应该把他抓起来的,毕竟他真的很让人毛骨悚然啊。”
往来商队停驻的小镇里,罗慕路斯讲述着在楼兰与长安的所见所闻,但关于和王耀一起的生活,总是讲的最多的。“你不会看上他了吧!”“被人耍的团团转,你还真可怜。”周遭的人哄笑着,酒馆内一时热闹非凡。
“是吗?不过我想那时你很乐在其中,罗慕。”
漠然的声音伴随着开门声传来,一双琥珀色的瞳孔就这样与罗慕路斯的眼神相遇。

〔人们总是将其称为命运,我只想说那只是...〕
必然

※一开始王耀确实不欢迎罗慕路斯,毕竟谁喜欢突然闯入的陌生人呢?而且『零』只是用来伪装的幌子,罗慕路斯则信以为真。少主想用自己的语言与行动使其离开,却不想罗慕路斯反而靠的更近。
因为职业的缘故?他很清楚人们的欲望,而罗慕路斯显然并不避讳自己的欲望,于是,渐渐的少主内心深处应该也对来自大秦的骑士罗慕路斯有所渴望吧。所以他才会对罗慕路斯到长安找他而笑着,虽然伪装过了。
即使远去终有相遇的一天,所以,才会称为必然。

评论
热度(18)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