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雅少、墨尘音、侠菩提、邃无端、杜伤怀、地冥、奇梦人、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红茶会】Plain


β:

透過倫敦層層的濃霧,單片鏡筒中逐漸映著一位衣著一絲不苟的金髮青年。
亞瑟離開貝什米特研究所,此時從接到委託到現在,已然過了八個小時,二樓的窗戶依然被窗簾嚴密的遮擋著,從外面根本看不到屋內的情景。  太過理智的判斷嗎?經由身上已無法抹去的傷痕,這已成為自己的全部。  他推開標示著221B的房門,打算在王耀沒有回來的時候,泡上一杯紅茶將早上還未讀完的《晨報》看完。在遠處看著這一切的人直到身影完全從視野中消失才收回望遠鏡,他似乎對於對方未注意到他而有些失望,但似又想起什麼般勾起嘴角。
  我將不斷尋找你,找出你所發現的,因為...那才是真正的你...柯克蘭博士...

若不是陰影中傳來熟悉的腳步聲,亞瑟還會認為房內空無一人。短暫的沉默在二人之間徘徊,鐘錶的滴答聲和著“咚”“咚”的聲響讓亞瑟覺得不安。有什麼新發現嗎?本以為接下來會聽到王耀顯有自信的推理,打破壓抑的氛圍,“亞瑟,『恐怖谷』造就了殺戮。”迴蕩在房內的聲音仿佛蒙上一層冰霜,沉悶的如同幽靈般沒有形體。隨後,一聲“咔噠”的聲響從房間深處傳來,顯然是什麼物品被放置在桌上。  『恐怖谷』...雖生猶死的尸者...開伯爾山口...虛擬靈素...亞瑟感到一陣惡寒從腳底蔓延至脊背,然后毫無保留的滲進皮膚鑽進心臟。“耀,現在的案件還無法滿足你嗎?”即使沒有燈光亞瑟也能憑著記憶來到偵探先生的身邊,握住了伸向壁爐的手,略帶擔心的話語染上了乾涸的沙啞。還是我來吧。鬆開停留在半空的手,亞瑟轉身扭開身後煤油燈的便閥。不需要回頭去看他也知道,放在桌上的必然是一管注射器,而使用它的人早已投身到工作當中。
“你記得傑克·舒華德教授嗎?”王耀斜靠在沙發上將電報推到桌旁,“舒華德教授,我在倫敦大學的老師,有什麼事嗎?”亞瑟將電報仔細看了一遍:「次日我期待您的到來,對於亨利教授的事我感到萬分悲傷。」    “難道這件事和舒華德教授有關嗎?”亞瑟疑惑的問著王耀,而後者則是突然對那封信感興趣般仔細端詳著。即使有所關聯大概也是學術上的,那麼..還會是什麼? ‘我是亞伯拉罕·凡·赫辛教授’會是關於他的嗎?  對亞瑟而言,無法跟上他的思維代表不了什麼,因為,真相總有一天會昭然若揭。
不多時,房東之一的比奧金小姐來到房間,將晚餐放置在空置的餐桌上,“王耀先生,晚飯後哥哥的好友將會拜訪,他很欣賞你想與你見面,所以請不要介意。”她露出略帶歉意的微笑,與亞瑟相視後轉身離開了。隨著門被關上的聲音響起,亞瑟起身為自己泡上一杯紅茶以此來緩解自己無法運轉的大腦,身後的王耀勾起嘴角目視著前方,眼神玩味。  靠著墻的小小黑板上,“A F J”三個字母被描畫多次,錯綜複雜的線條則將將一個個閃現的靈感串聯合併。

沒有任何事情能夠完全按照計劃實施,今早發至這裡的電報就證明了這一點,比如會面地點由舒華德教授的家裡變為大英圖書館,之前信中沒有提到的凡·赫辛教授也將出現在那有著無數藏書的圖書館,“這是必然的亞瑟,不如說我一直在等著他改變原先電報的內容。”王耀慢悠悠的從衣櫃中找出襯衣、領帶對著鏡子慢慢的穿著,已經衣著一絲不苟的亞瑟看到這裡有些鬱悶,等待?如果這也算的話,那麼凡·赫辛教授會來他也大致猜到了,如果...不是的話他又會做出什麼危險的舉動吧。黑色的外衣包裹住偵探先生,有著能更讓他隱于夜幕的錯覺。於是在王耀將一封信交給比奧金小姐後,二人就此離開了貝克街。
大英帝國擁有最引以為傲的全球通訊網絡,而倫敦也因此聚集不少異國人,從東方到北方再從西方到南方,讓原本繁華的倫敦更加人潮人往。可即便是這樣,亞瑟仍無法擺脫從遠處注視自己的視線,沒有進一步的行動而只是靜靜地觀望著無論對於誰都是無法平靜接受的,也許坐車之後就可以擺脫吧。這樣想著他看著前方的背影有些無奈。“耀...”面前的人停下了腳步卻並未看向自己,“亞瑟,喝杯茶吧,還沒有到約定的時間。”掉落的黑髮遮住他的面容,但直覺告訴他王耀有些躍躍欲試,而通常讓自己冷靜下來的辦法就是到咖啡店喝杯熱茶,這一點蘇呼籲自己有些相似,不過不是因為興奮就是了。 
坐在店裡,亞瑟翻看著今天的報紙,《泰晤士報》頭條:開膛手傑克意欲何為,來自地獄的信件是否是對警察的挑釁!他微微苦笑端起茶杯將散發著馥郁香氣的紅茶細細品嘗。現在的倫敦街頭,時時可以看到各種各樣的尸者,無論是公共馬車的車夫還是搬運物資的勞力,它們已經融入在這個繁華的國度。他看了王耀一眼,偵探先生似乎不喜歡尸者身上撒花的氣味,眉頭微微皺著看著窗外。 
  人與尸者的比例是多少?在你目之所及的範圍內。  三分之二?或者更多...  
“亞瑟,你相信尸者嗎?”注視著自己的眼神深邃的可怕,“尸者只是工具,只要相應的驅動系統與虛擬靈素照常運轉,尸者就不會背叛...”亞瑟不解的打量著王耀,好奇他為什麼會提出這樣的問題,而下一個提問又接踵而至,“亞瑟,你又是誰?你所說的是你真正的語言嗎?”仿佛無數的重壓席捲自己,亞瑟扯住了王耀的衣領,卻並不知道這樣的意義。茶杯傾覆,暗紅色的液體在桌面流淌然後不斷的滴落而下。那雙琥珀色的瞳孔里,有著面對時尸者的冷漠與悲傷,而他看著的正是自己。
 我以為偵探接觸的尸者遠比戰場上的多。
 比起尸者,其實人才更加有趣。尸者不會成為人,至少現在如此。

“無意識的行動遠比有意識的動作更有參考性,亞瑟,你也是這樣認為的吧。”王耀將亞瑟的手一點點從衣領處扯開拿下,然後遞給他手中的香檳。“我想你需要冷靜一下。”不解與疑惑,亞瑟將杯中的香檳一飲而盡,想擺脫心中的不安。而王耀注視著亞瑟的眼神愈加深邃,亞瑟必然與整件事情有著聯繫,不過既然牽扯到尸者的相關研究機構,更讓人在意倫敦塔的事故與之前發生的變故,圖書館的吸血鬼專家...會帶來什麼樣的信息呢?

评论
热度(2)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