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雅少、墨尘音、侠菩提、邃无端、杜伤怀、地冥、奇梦人、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普奥】堕落世界 第一章


chapter.Ⅵ.『T』roubadour

 
  褐发的青年斜背着长琴走进店内,“老板,一杯白热威士忌!”青年全身上下散发着欢快的气息,感染着每一位他经过的人。他哼着浅调来到基尔伯特一行旁的一桌坐下。一会儿侍者将酒与甜点坐到桌上,基尔伯特好奇地打量着邻座的青年。他轻轻晃着酒杯,琥珀色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起起伏伏,而后在即将一出来的时候送入口中。“这个时候就是要喝这个才最好啊!”透明的水珠沿着酒杯的纹路滑落至桌上形成点点水渍。他勾起嘴角,双手伏在长琴上,慢慢的拨出小小的和旋“那是发生在遥远国度上的传说,寻找珍宝的兄弟二人游历大陆,他们认识了一个又一个朋友,带领他们深入这国土一直以来的隐秘...”原本相互聊天的客人们被他的故事与优美的旋律吸引,静静地聆听着,而打理柜台的侍者也同样放缓了动作,能用歌声感染周身一切的,恐怕只有行踪不定的吟游诗人。
  隐喻、暗示、警告,阿尔弗雷德湛蓝色的双瞳自始至终注视着自顾自演奏的人,“他们突破了重重地险阻,却因此失去了最亲密的人,他们无法阻止友人的选择,因为他们也面临选择...”众人屏息听着,渴望听到令人期待的后续,琴弦被快速的拨弹着,迎来一个小小的高潮,“兄弟二人在面临抉择时,忽然从睡梦中醒来,他们渴望打破无尽长夜的契机,造就了梦的开始。”故事在一阵唏嘘声中走向终结,突兀的结束。虽是如此,人们仍是比吝啬于自己的掌声与赞美,将之送与青年。这样本就洋溢欢快气息的青年更加欢快,“非常感谢各位的赞美,在下不甚荣幸。”又是一阵赞美与掌声后,在座的人们逐渐归于平静,各自做着原先的事情了。  但阿尔弗雷德、马修却仍旧注视着他。而青年也终于注意到他们的视线,“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游历大陆的吟游诗人,三位烦恼的旅人需要帮助吗?”热情的自我介绍让基尔伯特更加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人,“本大爷为什么要相信你?”猩红色的双眼闪着熠熠的光,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你们在找自己的同伴,对吧,为此不惜舍弃无上的地位。”他将糖果抛入口中,半是戏谑的说道。 “那么,你知道罗德里赫·爱格伯特的行踪吗?他是前虚棋国的骑士。”马修温和的说着,但看向他的眼神充满期待。“爱格伯特,虚棋国的贵族吗?”基尔伯特认为这样的说法太过简洁,“他穿着蓝紫色的外衣、头发上一根上翘的呆毛、喜好音乐、性格古板....”待基尔伯特说完,安东尼奥闪烁着光亮的双眼逐渐暗淡下来,她长久地凝视着杯中剩下的液体,罗德里赫吗?  “真是麻烦啊——我在这一路上没有遇到你所说的人。”有些烦恼地摇了摇头,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他知道三人会是怎样的表情,但他只关注一件事,那位银发的青年——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会是他们久久都未曾找到的幸存者?执剑而生的骑士。
  太阳渐渐隐没在地平线下,收敛了光芒。阿尔弗雷德与马修望着窗外慢悠悠奏着的安东尼奥,下意识地望向基尔伯特,给予希望再予以绝望,完全无法和记忆中的人重合。
  夜幕无声的降临,来到小镇的三人注定辗转难眠。

  还未破晓,阿尔弗雷德与马修就离开旅店,交错的步伐转过一个又一个街角,投在石砌道路上影子逐渐变得清晰。知更鸟落在风标上,在最初的光芒中打理尾羽,“卡里埃多先生,您应该知道罗德里赫先生在哪里吧。”藤萝从阳台垂下,盛开的鲜花散发出馥郁的香气,吟游诗人的身影映在马修仰视的眼睛里,倚着墙面轻轻的拨动琴弦哼着不知名的曲调 ,全然没有将马修的话放在心上。“那么,师父的行踪不明也应该和这件事有关,我没说错吧,安东尼奥。”阿尔弗雷德眼中闪着狡黠的光芒,如紧盯猎物的猛兽。“是吗?”安东尼奥收敛了嘴角些微的笑意,自上而下审视着二人,“不过我想你说的应该没错小阿尔,但即使是这样,你们也没有丝毫立场去干涉它,这是我对你们的忠告懂吗?”没有丝毫起伏的声音淡漠的说着,“亚瑟·柯克兰想必也告诫过你们不要牵扯到奇怪的事情上去吧。”他轻快地从阳台上跃下径直向着前方走去,“hero可不会就这么放弃!安东尼奥!”朝气的声音自阿尔弗雷德口中说出,可显然对方已经结束回答了,只是停下片刻后便消失在了视线外。
  短暂的沉默后,二人决定返回旅店。“呜——呜——”号角声由远及近从树林深处传来,惊醒了林中的鸟儿盘旋在天际。基尔伯特被突如其来的号角声由睡梦扯到现实,他急切的推开窗户,想让自己听得更清楚些。因为他知道这号角声属于什么,在战场上他也不止一次听过,看来黑桃国准备向虚棋国宣战了。
 ——覆灭的命运终无法改变,失去一切祝福的国度无法长存。
  安东尼奥望着前方,无奈的摇了摇头,启程前往下一个地方。

 

  气势恢宏的城堡一角,装饰华丽的小小乐室里传出阵阵钢琴的优美旋律,身着贵族礼服的青年指尖抚过琴键,击出一个又一个和旋,他的身后勾勒着哈布斯堡纹样的挂毯将他衬的更加优雅。安东尼奥依靠在沙发上翻看着诗集,静静地看着沉溺在音乐中的青年。从窗外可以看到修葺美好的庭院,白色的鸟儿划过天际,让这间小小的乐室显得更加安谧。  随着木门的轻轻开启,安东尼奥皱着眉望向他“...你真的打算这么做吗?”青年回过头来温柔的看着担心自己的友人,“马上就会结束的,我想你不必为我担心。”

 

评论
热度(1)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