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雅少、墨尘音、侠菩提、邃无端、杜伤怀、皇旸曜雪、地冥、奇梦人、黑发君奉天、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新大陆】献给你的谎言

自从那件事情以后,他就停留在原地近百年。
                                                          

世界的英雄,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超大国,虽然不甘心但又是事实,而事实的另一方面则是,伊万也是不可小觑的国家。每天都上演着二人的争锋,频繁的、习以为常的发生着。“阿尔,你应该改一改急躁的毛病,你已经长大了不是做白日梦的小鬼,这点自觉难道你没有吗?”会议结束后,岛国绅士对超大国先生不住的批评,微粗的眉毛皱着,语气含着无奈与宠溺。阿尔弗雷德停下离去的脚步,湛蓝的双眼注视着亚瑟的面庞,“哈哈哈.....hero可是世界的NO.1,亚瑟你就放心吧!!!”露出自信的笑容,耀眼到无法长时间的注视,只是因为他而已。

回忆甜蜜又痛苦。马修已经对兄弟的抱怨和亚瑟的七月病习惯了。代表自由的钟声响起,高耸的自由女神像,飘扬的国旗...被过去种种缠绕相依的二人,任谁都会羡慕。

“对不起....”

弗朗西斯来马修家里只是一个巧合,哦不失误。“马蒂~哥哥我原来也会迷路,东尼儿去找他的小番茄了,呜呜....哥哥我要罢工。”弗朗西斯咬着手绢,眼角挂着泪珠,“弗朗西斯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在这里等一会吧,说不定安东尼奥先生就会来了。”马修端上枫糖浆和甜点,劝慰着伤心的法/国哥哥,播放着音乐的留声机静静地工作着。

独立的号角,捆缚着过去的感情。

“咔哒”“咔哒”原本应当为人所敬爱、备受他呵护的人在这一段时期,改变了立场。

“雨夜”“枪声”亚瑟不喜欢七月,心理上的的伤痛、生理上的不适让他不想踏出家门,“亚瑟,你应该振作起来,七海霸主不应是现在憔悴的模样,但我希望你不要勉强自己,只要送上你对他的祝福就好。”王位上的人慈祥而温和的劝慰让他抵触的情绪有所缓和,沉溺于红酒、华服的胡子笨蛋每天依旧对其冷嘲热讽,挪揶?不爽。

“这么温柔的你...”

枫叶杯中的液体泛起涟漪,“马修,你家的枫叶还真多!”阿尔弗雷德坐在缀满枫叶的沙发,视线之内满是相同装饰的物件,“要不要hero我来改造一下呢?”说完正准备行动的他没有实行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欢快的语调也变得沉稳冷静下来,思考着变动的发生。“阿尔,你可以放手了。”这样,他就不会...“hero不记得有拿过你的东西,所以...‘放手’的意思是指什么你应该最清楚。”即使只有几百年的历史,可阿尔弗雷德并不是那种一无所知的国家,他挑眉示意继续,而马修只是伏在他的耳畔讲述雨夜之后的故事。如果伤害也是保护、战争也是屏障,那么现在的和平又是否不是煎熬。可以的话,由我保护。匕首投进熊熊燃烧着的壁炉,果然,茶已经凉了。

亚瑟打断在马修家借住一晚,虽然同样是新大陆,但至少他不会被雨声折磨。这是我给予你的礼物,阿尔... 若即若离,有所联系,享受?游戏?肖邦悠扬的钢琴声激起了他胸中压抑的痛苦,“呦,阿尔、马修...我想我应该走了。”亚瑟在踏进房门的一刻转身离开,手腕却被抓住"亚瑟先生,我想要你留下。"“hero也是这么认为的!”   恰到好处的红茶、美味的糕点足以引起亚瑟的注意。   "hero不会放手的,马修。"“那么,我也不会放手的,阿尔。”

陌生,冰冷,第一次超大国先生感到面前人的寒意,反射着光芒的眼镜遮住了本是温柔的眼神,“那么,阿尔...我希望你能遵守约定。”

他不想回忆那个雨夜,那声枪响,高大的身影变得瘦小,昔日的场景成为记忆,所以...不想放手、无法放手。

马修看着床上熟睡的亚瑟表情变得温和,可眼镜下的眼神又很复杂,不会放开那双温暖的手。

“那么温柔的你不要哭泣....”  “对不起,留下温柔的你孤身一人...”

七月四日,“自由”的狂欢开始,阿尔也在最后收到了他的礼物。“阿尔/兄弟,独立日快乐。”

 

 

 

PS:可怜法叔打酱油,虽然是新大陆但明显不是的赶脚(X。  果然我笔下的小透明是腹黑的,不过岛国绅士应该是很好攻略的吧(你。    祝各位食用愉快!!!

评论(2)
热度(2)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