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雅少、墨尘音、侠菩提、邃无端、杜伤怀、地冥、奇梦人、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红茶会】Plain

尸者帝国+福尔摩斯(原著向)
华生—亚瑟
福尔摩斯—王耀
星期五—阿尔
其余人物请从文中探寻,wuli脑洞開啟〈(_ _)〉

α:
“你好像很喜歡在『暴動』的定義上鑽牛角尖?總之那些尸者可不是隨便到處晃晃那麼簡單。”
                                             ——Ulysses S.Grant
                                                            《尸者的帝國》

亞瑟合上用於記錄的筆記,對王耀的默不作聲已習以為常,委託人坐上馬車在車伕靈活卻不協調的動作中駛離貝克街。亞瑟拿起放置在桌上的信封仔細打量了一番,無論是郵戳、印章還是簽名都沒有異樣,可就是這樣卻引起收件人的不安。   “A  F  J” “嗯?”亞瑟抬起頭不解的望向靠在窗邊沉思的偵探,“信封上的簽名看起來確實可疑,不過...”亞瑟仔細閱讀了信上的內容“完全不需要慌亂吧”  “或許你說的沒錯我親愛的Dr.柯克蘭,但這才是關鍵。”偵探先生指著信封又指向委托者匆忙中遺落下來的打孔卡,片刻的沉寂後他轉身再次看向窗外,“...小鬼的惡作劇”說完拉上厚重的窗帘遮擋住倫敦難得晴天的陽光,亞瑟隱約聽到了幾個單詞,卻無法理解拉上窗簾的舉動。
蘇格蘭場今日依舊繁忙,亞瑟合上筆記跟隨王耀來到路德維希的辦公室,期間從前線歸來的兵士在與警官協商,很明顯他們忘記了即使在這個以尸者為主要勞動力的社會,掩人耳目還是需要技巧的。  王耀翻看著整理好的文件,紙張掀起的摩擦聲與路德維希警官鋼筆書寫時的沙沙聲此起彼伏,“路德,看樣子這件事警官無法干涉。”王耀起身將文件放在桌上,拉開了緊閉的房門,“不過我需要一位學者的幫助,你的邀請函是必不可缺的。”在桌上批閱的警官聞言愣了一下,然後繼續他的工作。
霍倫·亨利教授已在劍橋大學教學三十餘年,雖然是尸者領域學者,卻並未進行相關的尸者虛擬靈素實驗,而是通過一個又一個精密的計算,完成打孔卡的改良,即理論學者。基爾伯特不喜歡枯燥的文字遊戲,而這樣就導致了他如今在這個位置,本大爺一個人也很開心kesesese,“沉浸在死亡研究裡,基爾雖然我欣賞你的趣味,但不要將難得的新人也嚇跑。”基爾伯特撫摸著沉睡的尸體,對來人感到了些微的厭煩。“下午好,基爾伯特教授”亞瑟先於偵探踏進研究所,目之所及的地方沉睡著尸體,纏繞的線路佈滿地面。銀髮白衣的人露出享受的表情。
“你的助手啊,耀。”白衣的研究者註視著亞瑟,對姍姍來遲的王耀露出玩味的笑容。
“「Noble_Savage_001」如果你是繼續來詢問這個的話,我想你是得不到答案的。”基爾伯特隨手拿起桌上的酒杯,繼續之前的實驗。王耀只說了一個名字,留下亞瑟一人,自己就離開了。甚至連基爾伯特都無法察覺到這個名偵探到底露出了怎樣的表情。

打孔卡上有基爾伯特獨特的標記,而他肯定不會承認就是了,而伏特加的存在則說明了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連他都必須認真行事。委託人的慌張並不是空穴來風,威脅?警告?倫敦東區的連環殺手和隱藏在暗處的某個人而言應該並不二致,清脆的腳步聲回蕩在教堂,身影隱沒在陰影中。
偵探是唯物主義者,通過細節推理出事件全貌。亞瑟環視著整個研究所,沉睡的尸體正慢慢變成尸者,本應是這樣的。  在他面前的是,瀕死的人一點點從切開的傷口流失血液,不是尸體而是人。惡心、震驚讓他無法挪動腳步,可內心對此習以為常。    解剖那個尸者不也是一樣的嘛?柯克蘭博士。  “基爾伯特教授,難道這是研究題材.”亞瑟艱難的組織句子反問,恍惚間的記憶片段閃現後遠去,他被留在了彼方。“你是第一次來驚訝也是應該的,歡迎來到我的樂園.”基爾伯特舉起酒杯示意他也來一杯,亞瑟終究只象征性的抿了一口,跨過錯曾復雜的線路,碧色的眼瞳注視著漂浮在玻璃圓柱的人,『恐怖谷』就以這為開端向全世界蔓延。
“我沒有想到耀...”亞瑟轉身不安的詢問研究所的教授,翡翠色的眸子閃著珠玉般的光芒。“本大爺也沒想到啊...怪人一個,興趣只有迷案,扯上關係什麼的...名偵探先生到底想些什麼,‘凡人’是不可能懂的。”包括自己在內嗎?   或許令亞瑟不安的還有一個,“剛才的名字,和這次的委託有關係嗎?”而這個問題在說出的同時遭到了否認,“誰知道呢?”基爾伯特又往杯子裡倒上了伏特加,猩紅的雙眼對著這位助手細細審視,“有什麼問題嗎?”亞瑟不喜歡這種眼神,仿佛下一刻連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情也被看穿,“軍人...醫生...只能說你當他的助手還不賴。”  對不起我要走了,原本沒有後文的話有了奇怪的後續,“太過理性的判斷是很殘酷的。”
   
工業革命與網絡縱橫之中的帝國,迎來了一個時代

PS:有伏笔,渣文笔出没,请各位看官见谅。

评论
热度(5)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