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雅少、墨尘音、侠菩提、邃无端、杜伤怀、皇旸曜雪、地冥、奇梦人、黑发君奉天、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普奥】堕落世界 第一章


chapter.Ⅱ『C』onstrain

清风携着枝叶的香气拂过虚棋国的每个角落,飘忽不定的云渐渐汇聚,在宫殿台阶撒下一片阴影。这一天,基尔伯特仍旧出现在乐室里,为了防止自己昏昏欲睡,他拿起来自罗德里赫出现便不再吹奏的银白长笛,对着窗外沙沙枝叶展现刻意不为人知的笛声。
相比钢琴的委婉更加细锐的声音,如同知更鸟般温柔的转折将乐室充满欢快气息,这是属于他的时间——等待的时间。     静谧,乐室之外的安静并没有因为卫兵换防,众臣窃语而打破,反而愈演愈烈,想将在其中的人困溺其中般压抑。    写在青绿晶石上的繁复文字闪烁微光,萤虫般的光亮将地下石宫平添上一丝朦胧美感,金银玉器、禁忌古籍、稀世兵器...宛如另一个世界。
因为已不是第一次,基尔伯特打算吹奏完熟记于心的乐调后找阿尔或者在此期间离开王宫。远离厚重的王权之地,外面热闹地景象永远比王宫歌舞适合自己。知更鸟低音歌唱准备收尾,闭合已久的木门也在此时缓缓开启。外面的风吹袭欲烈,基尔伯特放下长笛转身,翻开的书籍在风中快速翻转 ,那是马修的脚步声。

「妖精之语」失窃,国王怀疑是王宫之人所为,于此同时,骑士罗德里赫失踪,不曾留下只言片语、不曾被王宫的人所见。所以,虚棋国的国王得出这一切的结论:罗德里赫携「妖精之语」叛逃,泄露国家秘密,剥离其身份、地位,全国通缉。     基尔伯特听着从马修口中说的话,握紧了手中的长笛。错愕、不解、怀疑,他无法让自己接受那样的罗德里赫,这并不是自己认识的他会做的,他不会背叛!马修温柔的劝慰语气在这时只会让这霹雳更加猛烈,也更加让熟悉王的他们认清一个早已共通的事实。
基尔伯特决定寻找,但在此之前他需要得到国王口中所述,判寻真正的真相。 花香弥漫,随风惨烈摇曳。    王的威严不容置疑,基尔伯特无法迫使自己听下王的严令,他要去寻找,隐忍着质疑的咆哮,他如此请命于王。银白色的发因压抑而颤动地身体晃动,紧握拳头下,指甲刺破掌心带来尖锐的疼痛,他要寻找。
没有驳回,欣然允许,高坐王位的王语气平和,似乎早已知晓。而这,就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离开生活已久虚棋国寻访大陆的起始。

殷红的炉火映照着铺卷开的羊皮地图,空旷的室内,三人相对无言。此次出游大陆,基尔伯特堵上身为贝什米特家族的骄傲,与此同时,马修、阿尔兄弟也如此请命于王,只是因为碰巧吗?他不了解,也不明白,不想明白。“基尔伯特先生,要去哪个方向?”三人位于虚棋国的国境边缘,北方是梅花、方块两国,大陆中心是幽深之林,还有由妖精、兽人建立的都市...魔法大陆,不仅仅是由人类统治。
         “「妖精之语」的原持有者应该明白。”

    …………………………

委婉悠扬的琴声回荡在营帐的各个角落,音符化作的蝶停驻每一名士兵覆满伤痕的衣襟处,散作点点星光。基尔伯特曾说过,没有比这更能令人安心了,这音符、这乐曲,是守护的乐章。
相比专职的魔法师,自己的演奏确实能够平息士兵疲劳的情绪,但终究只是音乐自身的魅力,和所谓的守护没有一丝联系。     “只是亡羊补牢而已”
佩在腰间的长剑刻印其中的魔法回纹断续地闪烁,应和琴声般,布满整个剑身。
远在战场,罗德里赫却明白那将要发生、正在发生的异动。无法挽回,在这结论定下时,又是一声叹息。至少,你会避开吧。

罗德里赫离开王都前往边界阻敌的当天,国王下令:撤销对骑士罗德里赫的加封称号一事,延期基尔伯特受赏仪式。
  
           怀疑已然成为虚棋国国王生活的全部

评论
热度(3)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