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雅少、墨尘音、侠菩提、邃无端、杜伤怀、地冥、奇梦人、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砚缜砚】边关与萤火 (上)

砚寒清X北冥缜  无差
伪·平行   各种私设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金光

【照亮我前进的光,在太阳升起之时,悄然隐去。】

锋王北冥缜作为太子的资质并不是最好的,但却有着足以让他人交付真心与之相交的魅力,虽然本人并没有这种自觉。经此一役后,他变得不在锋芒毕露,为人也圆滑了些许,但在边关,总归还是少数人能够感受到这种变化,毕竟边关治军,还是严厉些的好。
海境动乱方止,百废待兴。砚寒清秉持着做一条咸鱼的鱼生,拒绝了师相与鳞王的招揽,在太医令悠闲的做自己的试膳官。虽每每被右文丞前来打扰,但总归日子还是蛮咸鱼的。砚寒清对此很满意。

其一
动乱结束一年后,在皇城悠哉惯的京王殿下时隔多日来到了边关,在误芭蕉阻拦多次未果以致京王暴起的一刻,北冥缜这才匆匆前来,随后兄弟二人在营帐彻夜长谈,次日天明,却见京王神情愤懑,挥袖离开。至此,关于京王的反常举动告一段落。
砚寒清听着右文丞委屈的哭诉近来京王殿下越来越骄横时,不禁蹙眉深思,以锋王殿下的心性,定不会与京王殿下吵起来,那么关键就在交谈的内容上,可无论他怎么旁交侧击这位娇纵惯的皇子,终不得只字片语,反而被皇子拉拢入仕,言明好减轻父王的负担。
“哎...麻烦...京王殿下,有师相在也就用不着微臣了。”虽然实有推脱的嫌疑却是实话,但也总算能让自己清净了。

——砚寒清,虽然我没有父王的能为,力量也已经很微小了,您能帮助我,为我献力吗?

年节将过,虽北冥华与北冥异两位皇子多次去信催促北冥缜回宫,得到的就只是一纸待父王寿辰再至皇宫的书信,这一次京王殿下反常的没有了脾气,而是与和霄王殿下一起,忙着诸多事务。
在将晶珠凉送给下人后,砚寒清回身见到了鳞族师相,欲星移从他的眼中读到了看到自己前来的疑惑与躲闪,不禁莞尔。“砚寒清,此次前来不是为了拉你入仕,况且即使我举荐你你也不会答应吧”欲星移手举如意,含笑打趣着眼前自己的学生。“那么师相前来所为何事?”砚寒清稍放下心来思索是什么事情能让鳞族师相亲临太医令,心思百转间,越想越觉得是一件麻烦的差事。墨家的人都这么令人讨厌吗?走了俏如来,却不想师相一朝方醒,自己就被惦记上了。“哎...”咸鱼难做啊。
“王上惦念锋王殿下,命你不日前往边关有所照应。”百转的心思被一旨王令叫停,砚寒清看看欲星移,再转身回看桌上的菜肴,姑且算是接了旨意。“误芭蕉想必也很想你。”原本平静下来的内心掀起波澜,砚寒清此刻只想对离开时一身拂去功与名的鳞族师相翻一个大大的白眼。

其二
砚寒清在边关的工作很简单,照料锋王殿下的一应饮食,不时做几项药膳,原本,是这样的。
本应在营帐内翻看奏折兵书的锋王殿下,今天依旧不见人影。放下药膳,试膳官砚寒清在边关找起了北冥缜,而误芭蕉在砚寒清到来后给了一个拥抱后,就回到家族做乖乖女皎凌衣了,结果留下他照顾锋王殿下。不过临走前交代要自己的表哥好好照顾殿下,他清楚的记得,这句话误芭蕉说了三遍有余。
边关是苦寒的,因北冥缜治军严谨,显少有无关人员走动。在校场边城练武场找寻一番后,依旧不见人影的砚寒清决定去关外凑凑运气,只是如此而已。
“封真哥哥,书中所言‘使民尚同’‘以兼相爱交相利’波臣与鲛人鲲帝甚至宝躯贱族真的能够平等互爱吗?”三五个孩童围绕着青年,问起了墨学的典故。墨学推广的几年虽有些成效,但奈何阶级固化已久,破除枷锁也并非一日之功。青年耐心向孩童解释含义回答问题,在被问到与海境阶级有关的问题时,语气颇有些憾恨。“平等,一定会的。鳍鳞会宗酋八紘酥浥、龙子梦虯孙,若鲲帝在上无碍、若鲛人为相无益,他们何必为了让阶级平等而枉顾自身。贱族又当如何?只因混血便被唾骂,九界之大,听闻忆无心便是交趾国将军与苗疆女将后代,同是混血,忆无心其人也非遭受举国不屑,所以...”
苗疆、忆无心,砚寒清在茶肆细细听着,越听越有些心惊,能知晓外界信息如今只有龙子、右文丞、鳞王、师相,不对,意识到是什么之后,砚寒清简直想扶额,狼主啊狼主,话太多也不好。正当他起身要带回“教书先生”时,熟悉的话语让他一惊并选择将自己隐藏起来。
“看到鬼!”青年显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惊了一惊,转身看向龙子——梦虯孙。一席布衣、断绸束发,若非熟识,梦虯孙也断不会认出那就是边关神将北冥缜,所以,自己为什么要认出来?“待在关外对你没有好处,别忘了你的身份”青年散离了围绕周边的孩童,对梦虯孙微冲的言语不置可否,“有二哥与四弟在,不回也罢,而且待在关外才能更好的体会他们的生活,然后改变。”青年即北冥缜收拾好书囊,对梦虯孙说道。
言谈之间大抵是有冲突的,不欢而散也不是首次。北冥缜对于海境阶级改革的规划与实行的态度,在梦虯孙看来已近乎执着。而原因,梦虯孙推敲一番变化前后的过程,就一下了然了。 北冥缜常年在外守军,夺嫡之争在最开始便排除在外并受其算计,之后与鳍鳞会的冲突、落败,没有改变是不可能的。在海境的动乱下,没有谁不有所改变,是好、是坏,没人能够定论,即便是俏如来,即便是欲星移。

断章
梦虯孙的职责是对海境改革的监督和对海境底层阶级的维护,因其血脉以及身份,游走于皇宫与关外已成为他历行的公事。
“抱歉,请问您知晓蜃虹蜺的住处吗?”不远处,青年向过路的行人询问螺武缨之子的去向,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知晓那个人的去处,所以秉持着帮助底层人民的信念,他走向那个一时失望的青年。“想要知道他的去处的话找我就行了,”边说边饮起了百里闻香,走近那人“在这里我很熟悉那些人的动向。”方一站定,梦虯孙便打量起了面前的青年,而青年在听到梦虯孙的声音后,身体明显僵了一下,最终也和梦虯孙一样打量起眼前人来。细长的眉眼纵使伪装也依旧能够感受出的熟悉,但既然是找蜃虹蜺的,原因也可想而知。“多谢龙子带路,封真着实感激。”青年负起书囊向梦虯孙道谢,竟让面前的人意外的不适应。高高在上的鲲帝如此谦卑真是少有。
就这样二人一路同行,到达目的后,梦虯孙准备离开,却不料被青年出言留下,“龙子,可否暂且一等,关外在下不熟恳请龙子帮助。”这话说的让梦虯孙一愣,毕竟他可是看出青年的身份,如此这般真当还是之前一样吗?北冥缜。“我还有事,恕不奉陪。”说完,负手离去的当下“龙子,就当是观察,监视亦可。梦虯孙,你已看出我是谁,所以,就当是我的不情之请。”青年依言拜托梦虯孙,让原本打算离开的龙子决定观察些时日再说。“就如你所说,我在洄森岗等你。”“多谢龙子。”就这样关外之行:梦虯孙与北冥缜就这样时隔多日再次相遇。

其三
“以你一人之力无法改变,即使如此你还是要做,未免太无谋。”梦虯孙翻看着青年所拿书籍,除去《墨子》,还有《孟子》《鲁问》和《山海经》等书,想也知道是谁拿来的。“些微的改变也总比一成不变要好,梦虯孙你不也在渴望改变后海晏河清的海境吗?”北冥缜说着,神情中竟有一些意气风发,“八紘酥浥的理想我会替他见证,这不用你说。”说完,梦虯孙与北冥缜擦肩离去,而北冥缜也沉默下来,明显是梦虯孙说过些什么。不过看北冥缜的样子,大抵无碍。砚寒清也准备将“擅离职守”的锋王殿下带回边关。
“锋王殿下,你这样让微臣很烦恼啊。”

评论(2)
热度(11)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