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张墨、张彤、愁落暗尘、羽人非獍、燕归人、雅少、墨尘音、侠菩提、杜伤怀、皇旸曜雪、地冥、黑发君奉天、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跨棚拉郎】菩提树下众生悲,琉璃树上往生累


赮毕钵罗X俏如来
清水  无差      上一篇后续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霹雳金光

赮毕钵罗并不总在妖市,偶尔他会去天净沙、论剑海看那一树菩提。兄长以自己的布置,完成了自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接续。偶尔,他也会迷失在禅音中,开启下一段机缘。
史家人的责任,因琉璃树下一位前辈的提点,俏如来开始着手对抗西剑流与叛徒史艳文。还俗的僧者在林中细细推演局势,因断断续续的梵音停下了脚步。是讲述佛法的佛者。离开寺院已久的俏如来有一瞬间怀念起大殿佛香的味道。

【遇·因】
赮毕钵罗的装束不似任何他所熟悉的修佛打扮,更像是迷路在此的异域人。俏如来推敲着,迎上那人。
冷峻的面容眼中却是普世的慈悲。在下俏如来,不知佛者因何在此?吾名赮毕钵罗,称吾赮即可,而为何在此,应是因缘巧合罢。路途中,赮毕钵罗对俏如来讲述起曾经发生的过往,红冕七元、深海主宰、过去与未来的自己和不知何时的迷失,集境也好,魔界也罢,一切经历仿佛过眼云烟。
二人行至茶铺,俏如来将一封书信交由百武会的侠士,开始同佛者交谈。亲人天伦之乐,佛者眼中的孺慕之情不禁令他哑然,逝去兄长的影子与面前的人形影不离,佛者也如常与自己唯一的亲人退隐江湖。亲人,父亲、小空、银燕。甫担起领导众人的职责,俏如来只觉这担子着实压得人很累,想必父亲当年也是如此。
云州大儒侠,龙泉剑护国,纯阳掌护民。
俏如来面容慈善,那双眼中的隐忍与冷静让他想起素贤人,但还是太过稚嫩。然后赮毕钵罗听他讲起了自己的父亲、兄弟,为国为民忙碌半生的父亲,聚少离多的团聚和针对而来的杀机,“这就是史家人的责任”。俏如来捻起佛珠,下了定论。

“你是一个好兄长,很多时候命运总是由不得自己。”造下的杀业也好,迟来的血脉相认也好,终究是一场又一场的命运捉弄。“尽全力挽回,才是不负父亲的寄托。”所以那一掌毫不留情,所以银燕才会负气离开。亲情,总是离他们太过遥远。

【难·缘】
灵魔大战布局失利,十九处错误提醒自己的不慎周全。离开血色琉璃树,俏如来准备同梁皇无忌商讨封印魔世之法,也为着冷静内心与苗疆局势。却不料,自此难以平静。
师尊曾说过,父亲为天下人负自己,是为仁,自己谁都不想舍得,是为伪善。
一视同仁的不舍,一视同仁的舍得。

正气山庄失了昔日的人来人往,只剩寂寥。父亲在灵界商讨封印魔世事宜,苗疆暗潮汹涌。自己,该考虑下一步的布局。也就是在这时,那名佛者出现在他的面前,神情却不是初见时的慈悲。俏如来,他说,“你的劫远未结束”然后兀自离开了。俏如来知晓自己面临的难题与考验,现实却无比残酷的教人无法逃避。

赮毕钵罗行在中原,听闻俏如来带领百武会群侠在灵魔大战中取得大捷,更在对抗苗疆中尽展智慧,摆脱困境。更在不久前西剑流的侵略因俏如来的围攻大获全胜,自此担起武林盟主之任。盟主,和素贤人一样。却过于稚嫩,但他却又不是素贤人,他的成长会无比痛苦,为天下人忙碌,终究难以两全。然后,他听到九龙天书,苗疆、中原、还珠楼,三方争霸。
不久,他在百武会前遇到归来的俏如来。

两位还俗的佛者就世局畅谈了一夜,谈到了他严厉的师尊,让人安心的医者和对布局的解析。沉稳、冷静是双方共同的认知,俏如来却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和宫本师尊一样的特质。宫本师尊的遗产,传承的精神。俏如来低垂眼睫,隐藏情绪却不料一切被赮毕钵罗看在眼中。

时局不待,再来又是匆匆。

【离·果】
不久,魔世开启,中原沉沦。而后,赮毕钵罗听闻墨家钜子力挽狂澜,然后一夕之间墨家沉寂。
再见到俏如来时,却是在道域。俏如来更像素贤人了,背负的也更多了。修佛的因果告诉他,面前的人继承了墨家之责。虽然不甚彻悟,但足够沉重。
“吾有一叶菩提,赠予你如何?”说着便化叶于指,金色菩提叶,赠予有缘人。

【尾声】
龙戬在书堂听赮讲述旅途时的见闻,最后,只归结为一声叹息。

【后记】
琉璃随风曳,故人伊去。
医者冷暖世局不待,往事何堪。
一叶菩提寄因果,业缘同是身上负。
思墨治世,狂澜尽平。
情,如何?

评论(3)
热度(14)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