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聖川_

伪·写手,布袋戏进度:3.5/7
本命:默苍离、北冥缜
墙头:张墨、张彤、愁落暗尘、羽人非獍、燕归人、雅少、墨尘音、侠菩提、杜伤怀、皇旸曜雪、地冥、黑发君奉天、学千秋、龙章凤姿、刀学生、神蛊温皇(一、三版)任飘渺(二、三版)
博爱党、杂食系

墨然苍行去,求取叹别离。
局内成局争何休?人心一片漠染尘。
逍遥无尽尘世远,秋殇难觅静何安。
天恒云龙弄世间,唯安异运独世言。

【跨棚拉郎】一叶一菩提,一树一琉璃


侠菩提X默苍离
清水  无差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霹雳金光大家庭。

——那是一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相遇的故事。偶然、巧合、因缘。

彼时的墨家钜子还未名为默苍离、策天凤、神弈子,甚至还未成为墨家钜子。如同现今的武林盟主俏如来一般,只堪堪拜其为师而已。但他却不是俏如来,纵使多情却又过于理智冷静与聪慧。

墨家十杰,一枝独秀。
  【A】
尚贤宫,九算的心机算计沉沉浮浮,墨家、光明。自己的师尊,钜子只是微微一笑,太过不切实际不是吗?是,少年应答着,仿佛预见了未来。

九界很大,但不过如此而已。师尊的话犹然在耳,随着书页的翻动隐匿在记忆深处。佛国的禅音自远处而来,似要是解脱众生一切苦难。相遇,即是因此而始。他说自己是侠菩提,因缘际会来此讨论佛法、众生还有情。情,少年的眼光闪动着锐利的锋芒,似是割裂面前佛者眼中的慈悲。“佛渡众生,杀戮犹存,佛者,”他说,“纵你一人之力,无解。”无解,是少年早已知晓的事实,也是无数人因此殉道的真相。中原第一人又如何,终究会被江湖拖累,深陷囹囵。

【B】
血色琉璃树下,冥医兀自烦恼着,失血症、过往、家属的话语已然让名医陷入愧疚伤心中无法自拔,而该说的话都已传达,再来,就是时间的问题。
默苍离一遍遍擦拭着铜镜,镜上映着他苍白的面容和一树琉璃。
施主所言不差,但只要我多平定一些灾厄邪佞,未来的我才不会苦寻无方。

【A】
吾只有一树菩提,赠你一叶如何?佛者拈起法指,金色菩提叶现于指中,做书签亦无妨。少年应言收下,合于书中。“佛者,你已参透了轮回。”冷静的言语是预见的一部分,正如之后的岁月里,那个羽国之中掀起波澜的禽首。“是,参透了轮回,再来就是让未来的我到达了。”佛者捻着佛珠,温柔的说着,只对一人的怜惜疼爱,少年,蓦然沉默了。

【B】
血色琉璃树,因墨家一场传承开始,一树琉璃自此始称。
回转尚贤宫,是更深沉的算计和一场即将到来的无言。弑师誓师。九算也与钜子频显分歧,还未至决裂的时刻。
佛者,踏着红尘而来,停驻在菩提树下。少年已脱胎换骨,居于尚贤宫椅上。
默苍离记得那得道的高僧对他说的最后一段话,如同与前任钜子相处以来的记忆同样,深埋在心,腐朽在骨。
“杏花”
“别叫我杏花”

【之后】
羽国,策天凤。
多情,自是伤人害己。铸心失败,面前青年的踌躇、崩溃已然无法做到最后一步。失败品。给予太多的感情,拉进的距离使一切都成枉然。所以,那人早已悟徹,只予一叶菩提。但,策天凤不需要怜悯与施舍,他只要......
苗疆、道域、海境、妖界...钜巡九界,天下止戈。中原,孤鸿寄语默苍离,一树琉璃,随风而荡。
俏如来还在为家人、朋友担心。璞玉,会是他希望的样子吗?冥医多日未见想来已克服心病,那么,自己呢?
这一树琉璃已挂的太满,内心也早已不堪。哈,你还会想要度我吗?慈悲的佛者。
俏如来商讨完布局后,离开血色琉璃树,还俗佛者渐行渐远的背影也许比自己更适合菩提、禅机、因缘,拭镜者端看着铜镜中的倒影,开始新一轮的推演、布局。
苗疆、魔世,新的局。

【尾声】
这次你做的很好,别...恨自己。
弑师血继,传承诛魔之利。俏如来确实是默苍离最好的徒弟。
结界崩溃,琉璃飞散,从此世上再无默苍离。

【记忆】
“吾自此以后会度去你的业,而你,不会迷失自己的道”
“佛者,吾....”

评论
热度(18)

© _聖川_ | Powered by LOFTER